当代中国大陆天主教文字出版的现状与思考

 

当代中国大陆天主教文字出版的现状与思考

        ——以华北为主要区域的考察

云南民族大学哲学与政治学学院  孙琥瑭

 

摘要:天主教文字出版是天主教文化传播的生命线,也是教会法典和梵二文献所极力倡导与大力主张的一项教会重要职责与使命。本文通过对当代中国大陆天主教文字出版,特别是华北地区天主教出版现状的简要叙述与分析,总结认为,中国大陆天主教文字出版正处于方兴未艾、蓬勃发展之中,但有待继续提升水平与深化影响。天主教文字出版对我国天主教的健康和谐发展起着巨大的作用。

关键词:天主教文字出版    华北    现状与思考

 

天主教文字出版是天主教文化传播的生命线,也是教会法典和梵二文献所极力倡导与大力主张的一项教会重要职责与使命。《天主教法典:第三卷 教会训导职 第四题 大众传播工具及出版书刊》第四题大众传播工具及出版书刊规定:“0822条  1项-教会牧人,用教会本有的权利,执行职务时应尽力运用大众传播工具。 2项-牧人也应设法训导信徒有责任合作,使大众传播工具的运用,能充满人性和基督的精神。3项-所有基督信徒,尤其以任何方式参加运用这种工具的信徒,应设法帮助牧灵工作,使教会也能应用这些工具有效地执行其职务。0823条  1项-为保持信仰的真理和道德的完整,教会牧人有职务也有权利监督,勿使书刊和大众传播工具危害信徒的信仰和道德;同时有权要求凡由信徒发行涉及信仰和道德的书刊,应由牧人审查;对有害于正确的信仰或是善良风俗的书刊,有权加以谴责。”[①]

在天主教历史上具有重大转折意义的梵二会议所订文献《大众传播工具法令》绪言1也指出:“在惊人的技术发明之中,尤其现代人类的智慧赖天主助佑,从受造物所研究出来的事物之中,为慈母教会所接纳并予以特殊关注的,是关于人心的熏陶,及有利于传播消息的新工具。在发明物中,有一种最特殊的工具,它不单为个人且为整个人类社会有关系,具有影响力,如书刊、电影、无线电、电视等,因此堪称之为大众传播工具。慈母圣教会明暸这些工具如能善为利用,为人类诚有极大的帮助,既可散心消遣,又可陶冶身心,且于传扬天国及巩固天国亦大有裨益;她也深刻了解人们能把它用作违反天主圣意及人类本身利益之器具;对于妄用这些工具所产生恶果,危及人类社会之公共关系,更觉慈心悲痛。因此,本神圣会议,因教宗与主教们对此一重大课题的关注,确认有义务对有关大众传播工具的主要问题加以检讨。大公会议深信其申述的理论及规律,不单对于教友的得救,且为整个人类社会的进步,亦有莫大的裨益。”[②]。由此,世界各国的天主教会都办有自己的报刊,或无线电台,或电视台,等等,从而把天主福音广布世界,教化民众,造福万民。

目前,对当代中国大陆天主教文字出版的研究极为薄弱,甚至笔者尚未找到一篇专门的论文对此加以全面梳理与系统论述。因而,本文将主要以自己较为熟悉的华北天主教为主要区域进行考察,旨在全面梳理与整体把握当代中国大陆天主教文字出版的现状、问题,并总结有益经验,希冀对相关部门和进一步深入研究提供参考与借鉴。

 

一、当代中国大陆天主教文字出版总概

总体而言,当代中国大陆天主教文字出版主要以“一南一北”为主要出版重镇。“一南”即上海光启社。“一北”即河北信德社与北京天主教上智编译馆。“一南一北” 出版重镇的分布与天主教信徒分布聚居区相对应。且“南”出版书籍呈现专业性与历史性较强的特点。而“北”则体现出大众化与学术化并存的特点。“北”的部分天主教村庄(堂口)也出现小报林立繁多的局面[③]

较之南方的上海光启社,河北信德社所出版书籍资料较为通俗易懂,且贴近信众生活与现实。以河北信德社所办报刊《信德报》为例,栏目主要有普世教会(主要介绍世界范围的天主教情况)、神州大地(主要介绍中国历史与当代的天主教人物与事件)、福传广角、圣事礼仪、信仰论坛、解读人生、青年之友、圣经选读、信仰园地、社会文萃、慈善救灾专版等等。内容通俗易懂,且贴近教友实际信仰与生活。因而《信德报》自称为“全球华人读者最多的中文天主教报纸”[④]。该社常务副社长周小雄老师亲切地把《信德报》称为教会的“喉舌”(把信德天主教文化研究所称为教会的“大脑”,把进德公益称为教会的“手和脚”)。而同为北方天主教文字出版之一重镇的北京天主教上智编译馆则侧重在出版有分量的天主教专业文献与研究性成果。

                      

二、河北信德社

河北信德社所办《信德报》是1991年由毕业于菲律宾天主教修院的张士江神父创办。筹备之初,用张神父的话来说,是困难重重。政治关系、资金问题、外边环境等,但张神父带领一批有识之士,顶住各种压力与困难,以决心与毅力创办了这一报纸。21年来,从刚开始为数不多的数份,发展到今天每年发行数万份的在中国大陆影响最大传播最广的中文天主教大报。

信德图书出版方面同样令人瞩目。可大致分为三个层面:初期的信德社以重印传统圣书为主;之后翻印港台教会现成的著作;同时鼓励华人作者,特别国内的神长教友和修士修女积极参与创作、翻译和编著具有梵二思想的书籍。
近几年,信德社还出版了一批重要的教会工具书,如中文《天主教教理》、《天主教法典》、《主日弥撒经文》、《感恩祭典》、《每日礼赞》等,受到教内外的广泛关注和好评。

河北信德社所出版书籍图书类别较为丰富:主要有传记丛书工具丛书教材丛书教理丛书科学丛书礼仪丛书历史丛书灵修丛书伦理丛书牧灵丛书慕道丛书祈祷丛书神修丛书神学丛书圣经丛书史学丛书随笔丛书文史丛书文学丛书文艺丛书医学丛书艺术丛书音乐丛书信德学刊等等

一些书籍如《结婚,你准备好了吗》、《圣教对联》、《中华福传史》、《信仰的思考》、《慕道者指南》等,皆通俗易懂,现实生动,特别符合基层天主教友的文化层次与接受能力。因而深受广大教友喜爱。此外,《天主教教理》、《信德学刊》、《中国天主教艺术》等理论性较强而又在学术界难觅而深受宗教研究学术界,特别是天主教学术界的欢迎。

 

三、北京天主教上智编译馆

北京天主教上智编译馆是华北另一个天主教出版机构。

上智编译馆由首位国籍枢机田耕莘主教于1946年9月在北京创立。当时聘请复旦大学教授,史地学系主任,方豪司铎任馆长。1946年9月19日正式举行落成典礼。初创时工作人员仅八人。编译馆创立之初衷,以编译书籍为主,“以适应社会需要为宗旨,并不仅限于教内宣传文字。将来本馆出版物能普遍受社会之欢迎,使本馆声誉永垂不朽,使教外人得知天主教对于一切科学,亦努力研究,并有贡献。关于此点,除有望本馆同人外,更望全国主教司铎予以协助,使本馆将来不独为国内文化机构之一,且将成为国际性之文化组织,始可谓达到本馆成立之目的。”(参见《上智编译馆馆刊》第一卷,88页)编译馆成立之后,出版了《马相伯先生文集》,《宇宙观与人生观》,《公教与文化》,《合校本大西西泰利玛窦行迹》,《天主教浅说》,《天主教与科学》等一大批书籍,并出版了《上智编译馆馆刊》数期。后来由于各种原因停办。

1997年12月8日,经各方有识之士的努力,上智编译馆获准在教会内部恢复成立。由赵建敏司铎任馆长。时过境迁,社会及教会都有了很大的发展与进步。但创馆之初的宗旨并未显得落后过时。梵二会议后,教会的神学思想也有了长足的发展。但中国的天主教会并未能够在神学思想上跟上普世教会的步伐。她仍然在很大程度上留恋于梵二前的思想境界中。因此,上智编译馆按照梵二会议后的神学思想,尽力为教内教外的朋友们编译一些书籍,以高质量高品味的图书向朋友们提供一个介绍认识天上智慧的园地。同时,此编译馆也“希望并努力做到将福音与中国五千年的悠久文化相结合,并且能在此文化中扎根生长,发展壮大。”[⑤]

因而,与河北信德社相比,如果说信德社的主要贡献在于面向基层而对普通基层教友信德的激励与支持上,上智编译馆的学术味更浓,专业性、研究性更强。故一系列天主教重量级研究丛书对天主教研究在中国大陆的兴起与初步繁荣贡献巨大,功不可没。如圣经概念词典》雷立柏;《教宗小词典》雷立柏;《二十世纪天主教百科丛书 第三辑 人的本性》总编赵建敏译;赵建敏;《人生锦集》赵景荣;《天主教百科丛书》第二辑,《基本真理》Henri Daniel-Rops,赵建敏译、《二思集:基督信仰与中国现代文化的相遇》赵建敏著;《基督徒的默观》 Hans Urs von Balthasar,赵建敏译;二十世纪天主教百科丛书第一辑《知识与信仰》 主编:Henri Daniel-Rops,总编译:赵建敏译《今日司铎》再版 赵建敏;天主教简史 J.Derek Holmes, Berna W.Bicker王薇佳译;《北京教堂与历史导览》梅谦立;《牧灵服务伦理学》 Richard M. Gula, S.S.,王和平译;《教父学大纲》(上下册)甘兰 著;吴应枫译天主教英汉词典,上智编译馆;古代教父神学施安堂译;《利玛窦中国书札》利玛窦著,P.Antonio Sergianni 编;《新约的圣事》Jose Saraiva Martins; 赵建敏译;《圣经金句》上智编译馆;《福音释义》兰殿成著等等大批出版的书籍很有分量,影响很大。

四、当代中国大陆天主教文字出版意义与影响

正如篇首所言,天主教文字出版意在“保持信仰的真理和道德的完整”,“人心的熏陶,——–为人类诚有极大的帮助,既可散心消遣,又可陶冶身心,且于传扬天国及巩固天国亦大有裨益的一种最特殊的工具”。因而当代中国大陆天主教文字出版意义重大。笔者认为有如下几点:

1、信德巩固。任何一个宗教要生存并发展下来,都离不开一定程度的宣教。为赢得信徒,为赢得世界大众的认可、信任与亲赖,就需要把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社会观、善恶观、天堂地狱观等等,传播出去。这样,每个宗教就会自然的想方设法用自己的方式去扩大宣传。而文字出版是最直接最持久的方式与手段。上面所提及的,无论是信德社,还是上智编译馆,无疑对于中国大陆天主教友的信德巩固,特别是对于华北地区天主教的生存与良性健康发展起着重要作用。

2、扩大影响。宗教作为一种人类的社会现象与文化现象,无疑对人类社会的各个领域有着重大的影响。任何一个宗教都试图去扩大自己的地盘,增强自己对社会的辐射力与影响力。这就离不开特定的传播手段。作为有2000多年悠久历史、成熟经验与深厚传统的天主教,深深懂得这一点。如同世界范围的天主教会利用各种报刊、媒体、网络、电台来大规模有计划高质量的宣传自己从而扩大影响力一样,中国大陆华北天主教的文字出版无论是在日常的信德的巩固、文化的传承、信息的传递、福传的推广、与普世教会的交流、教友的指导、慈善公益的宣传开展等无疑贡献巨大。

3、道德教化。任何一个宗教皆借助神这个中介以表达人类对真善美的追求与向往。因而,不阐发对真善美的追求,不提倡对教友和大众进行道德教化的宗教往往是邪门歪道。当代中国大陆天主教文字出版在诸如在福传广角、圣事礼仪、信仰论坛、解读人生、青年之友、圣经选读、信仰园地、社会文萃、慈善救灾等多方面劝人为善,这无疑对中国广大基层教友在道德秩序方面起了巨大的教化作用,从而一定程度上净化了社会风气。

五、当代中国大陆天主教文字出版局限与思考

1、对社会的影响还较为有限。众所周知,由于中国大陆天主教教友人数还相对较少,且历史、政治、国际关系、文化差异、个人因素等多种因素综合作用所造成的独特处境,故如同佛教入华以来一样具有大众化运动的发展态势还为时尚早而远未出现。今天,在中国大陆听过或懂得天主教这一宗教的人仍然有限,了解天主教文化的人数也不多,天主教会对社会的影响也同样的非常有限。所以当代中国大陆天主教文字出版对中国对社会的影响也仍然局限于天主教教会内部。天主教会文字出版最活跃的地方也仅仅是天主教教友最聚居的地方。其他非聚居区就显得资源稀缺而妄谈出版了。

2、与学界的联系有限。无论是信德社,还是上智编译馆,虽然近年来与北京等地的宗教研究界开展了一些联系交流,但由于大多数学界学者非天主教徒,且教会内部的专业研究人员稀缺,故导致总体而言,目前中国大陆天主教文字出版与学界的联系,特别是宗教研究界的联系仍然有限。学者盼望的与其他宗教如儒、佛、道、伊斯兰教等的对话还有待深入开展。

3、与政界、商界的联系有望进一步加强。如上所述,由于特殊的历史、政治、国际、现实等因素,中国大陆天主教总体而言,还较为封闭与传统。在政治上,仅仅有极少数教友在政府机关任职。在经济实力上,除极少数教友为富有阶层外,大多数教友经济情况一般。也就是说,中国大陆天主教总体上还是处于较为弱势的地位。这种情况反映在中国大陆天主教文字出版上,即与政界、商界的联系有望进一步互动与加强。这个群体需要利用和通过出版媒体,宣传自己,表达自己,开放自己,革新自己,从而最终让别人理解自己。特别是应该有效的通过出版媒体,密切与政界、商界的联系,让政界理解与支持自己,让商界资助自己,方为未来长远生存与发展之策。

放眼世界,展望未来。任何一种文化形态,如果不能主动开放自身,革新自我,包容他者,则必然会落后于时代而最终会走向枯萎。作为中国五大合法宗教之一的天主教,在文字出版上目前正处于方兴未艾、蓬勃发展之中,但有待继续提升水平与深化影响。中国大陆天主教会应该紧跟与落实梵二精神,融汇中西,在保持自身独具特色的前提下,对话儒释道等宗教文化形态,求同存异,从而达到与其他文化形态和谐相处的理想境界,共同塑造中华文化多元并存包容开放的辉煌新天地。

 

 



[①]《天主教法典:第三卷 教会训导职 第四题 大众传播工具及出版书刊》172页,台湾天主教教务协进会出版社,1988年。

[②]梵二会议文献《大众传播工具法令》501页,上海光启社,1998年。

[③]笔者曾经在华北天主教主要聚集区太原教区和石家庄教区做过调查,发现和收集了很多堂区办的小报,如太原教区总堂办的《益友》,天主教太原教区六合堂区主办《六合星星》、天主教太原教区沙沟天主堂主办《主日学》,石家庄教区主办的《基督徒》等等。

[④] 2008年《信德报》招聘启事。

[⑤] 以上多引自北京天主教文化研究所网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