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社会、激励青年、直面人生

 

关注社会、激励青年、直面人生

《青年问题》——一部活跃在四十年代的基督教刊物

                    

四川省基督教协会 李 栋

 

引言:

《青年问题》是一部基督教刊物,诞生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

1940年李连克博士(1901-1998,河北玉田人)从美国留学归来,参加到基督教卫理公会华西年议会工作。1941年接受牧师圣职。李牧师热衷于青年和青年思想教育工作,在他担任基督教卫理公会华西年议会宗教教育干事一职时,于1941年创办了《卫理青年》杂志,出版发行了20多期。时值抗日战争期间,一些全国性的基督教团体迁到四川,负责青年工作的同僚商议,认为有必要针对当时青年所面临的各种问题,及时给予解答,正确地引导他们的人生。于是在原《卫理青年》的基础上,创办了《青年问题》,在1944年6月出版了《创刊号》。[1] 刊物为32开,每一期约60多页不等。

1945年到1949年,中国大地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青年问题》以时局的发展为纵轴,以当时青年面临的问题为切入点,从基督教的信仰出发,关注时局、关注青年,提出问题、分析问题,并提出它独到的见解。

刊物以开放的心态面对读者,[2] 信息量大,涉及国内外当时的最新消息、最新动态,[3] 文章形式活泼多样,深受读者、尤其是广大青年读者的欢迎。最初每月发行1200册,到1948年,订户已达到七千五百余户,遍及全国二十三个省区,乃至香港和马来西亚。[4]

今天存留下来的这期刊仅有从1945年到1949年时段的40多册。年过六十余载,虽然纸张已经发黄,但刊物透出的强烈的时代感,今天重读这刊物,尤其是刊物表达出的作为中国基督徒的价值观,使我们感觉不到有任何的时代距离。甚至就是对今天时代的人、特别是青年人、仍然闪烁着时代的光芒。

 

一、关注时局、关注社会

 

1)呼吁和平

抗战胜利后,《青年问题》与当时民众一样欢呼这一胜利,并且为作为中国人战胜国外侵略者而扬眉吐气 [5]

但由于内战阴影的笼罩,国人忧心忡忡。在刊载的一些战后返乡的见闻中,不仅看到路途的艰辛,更有人们对时局的忧虑。[6] “在今日社会,黑白混淆,是非颠倒,经济恐慌,人心烦闷,国内烽火连天,哀鸿遍野,国际剑拔弩张,勾心斗角,青年们往往迷失方向,徘徊歧路,甚至失望悲观,不能操纵自己….”[7]

1946年四月,在基督教特殊的节日“基督受难节”时,《青年问题》以耶稣到世间就是为和平而来,发出“我们要制止内战!”“我们需要和平!”。[8]

在转载的重庆的《大公报》上的文章《可怕的内战》。文章在看到内战在一天天广大的形势下,分析了内战可能形成的几种前景后呼吁,各党派弃掉纷争,以国家民众的利益为重,促使联合,制止战争,实现和平。 [9]

同时,《青年问题》号召读者、号召青年记住耶稣的教训,“我给你们一条心诫命,那就是彼此相爱。”[10] 以爱心代替了仇恨。

 

2)呼唤“信念”

抗战八年,在艰苦的年代中,中国人没有放弃斗争,让《青年问题》也看到,:“我们全民族灵魂中发出来的坚决的信念;这种坚决的信念比飞机、大炮、坦克车,以至原子弹还厉害得多。”,虽然眼下内战阴云密布,看不到和平和前途,这时更需要“信念”:“要认清楚:我们须先有强烈的信念,才会有真实的努力。有了真实的努力,才有满意的成功。”[11]

    通过“灵修”这个基督徒信仰生活中的重要功课,来增强信心。“镇静,仰赖上主,把握我们的信仰,…..不断与主相通,在灵修中得光得力”。[12]

从基督教信仰的视角,提出恶人作恶,义人心怀不平,义人的前景在哪里? 主编李连克牧师回答青年读者的信中多次强调信心,并用圣经中的教训来激励读者。他以诗篇37篇中提到的“‘义人必承受土地,永居其中’”指出“诗人在这里是说他自己的观察所得出的信念:历代的义人都是如此。…..马太福音第5章第5节说:‘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土地。'也照样是陈说一种信念和原则。”[13]

“所以我们应在失望中寻找希望,在黑暗中寻找光明,在普通人认为无办法中,创造我们自己伟大的前途。….. 抓住一个积极的信念,相信在宇宙中有一位真善美的主宰,才能站立得稳。” [14]

在黑暗中,执着地追求光明,为理想而奋斗,这就是《青年问题》向人们发出的一次次信息。

 

3唤起民众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若要担当起天下大任,首先要有主人翁的意识。“一提到国家大事,人们一向的反映是:‘肉食者谋之’。这种推脱责任的心理是我们几千年来普遍的积习……,帮助国家走上民主大路,就是目前学生能做的大事之一。”[15]

一篇从1931年“9.18事变”,一直讲述到1945年德日投降,二战结束的文章;又因“内战”要起,因而发出“目前我们要赶快集合人民力量,制止内战,要以政治斗争,代替武力的斗争,去实现民主;要以法治精神,代替人治的方法,建设新中国;要以正义的力量,代替秘密的外交,奠定新世界”[16]

    一首要青少年担负起时代的责任的小诗,唤起民众。

“天亮了,天亮了,…..;小朋友们梦中听到了他们喊叫,从被窝里爬起来了。他们背起小小的书包,边唱着歌,一气跑到学校。

   他们每天都是这样忙,因为他们是复兴祖国的小英豪。……参加为祖国奋斗呼号,呼的是祖国民主团结,大家言归于好。” [17]

民众要看到自己的力量,“天助自助者”。“最主要的力量,还是中国人民,而且还需要牺牲小我为公共福利努力的赤诚决心”。文章号召“爱国的诸青年,现在不再是袖手旁观的时候了,我们应当担负起国家主人翁的责任来,以大无畏的精神,来挽救当前的危机”。[18]

甚至拿起我们手中的笔:“站在民族的岗位上,我写诗;紧握时代的巨笔,我写诗;用粗壮的嗓子来召唤人民,我写诗。”[19]

   

 4呼唤正义

一个社会要实现安定、祥和,这个社会所有人的权力都应得到尊重,上帝面前人人平等。这种平等不仅仅是享有生存权、工作权、话语权等。“…..使民众知道各有职业,各有职责,各人作各人的事,….. 上至总统,下至老农,大家都是一样的,根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那自然一切‘自高自卑’和‘酸葡萄’的心理就会消灭于无形了。”[20]

在民国三十八年4月、5月、6月的第四、五、六期中的《卷首语》中连续讨论了《安定社会的基督基本条件》,文章开头就指出长期的社会不安定,提出社会要安定,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今日社会稳定,首先要以能让社会的矛盾得以化解。文章指出了三个条件:

(1)公道:“所谓公道是说在一个社会上,人人应有均等的机会。”包括受教育、就业的机会。(2)平等:所谓平等,人虽是各有不同,才干虽有大有小,职位虽然有高有低,但人都有同样做人的尊严。(3)自由:自由是人类独享的东西,唯有自由,人类才有进步;唯有自由,人生才有意义。

1948年12月10日,在第三届联合国大会的第217号决议,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耶稣教人彼此一视同仁,亲如兄弟;又教人以大事小事,以能事不能,爱人到底;也教人是就说是,非就说非,心口如一。……跟从耶稣的教训,向前走,为全人类建立一个自由、美丽,互相爱护,公平和平的理想新世界。我们藉着这次庆祝圣诞,下这样一个决心吧”[21]

 

二、以基督人格塑造当代青年

 

“‘青年’一名词是现在最时髦,最好用的”。[22] 《青年问题》刊物正是基于对青年的认识,通过刊物,在各个方面关心青年的成长。

生活在战乱中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青年,面临诸多问题。刊物中至少让我们看到,他们在对国家的前景、个人前途,在择业、求职,在交友、性爱,在求知、读书,在健康、包括在遇到各种情况下的心理调试;在信仰、对信仰的追求等方面,几乎在每一期中的专栏中,都出现对类似的问题的提出和解答。

以时代为依托,将青年的问题,对前途的考虑,与时代的需要结合起来,在今天读起来,都有催人奋进的感受

 

1)“利他”的人生

人来到这个世界,匆匆地走完几十年的时光,意义在哪里?

在回答中一封署名“海滨手”来信中提出的人生应该怎样度过,[23] 首先把问题锁定到“生活的目标”上。文章希望青年人先从自己的心灵的小圈子中跳出来,把自己融入到大众的事业中去:“做一些有建设性的事,以求有益于人群社会。”“积极地尽一己之所有”。[24]

“我们应该起来为创造一个新时代努力 --一个走向合作的新时代,一个合作的新时代,须要人人合作起来,....这就是一个‘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新时代。”作者认为若把这当成立身的目标,人生就有了追求和生活的意义,“生活在世界上的人,若是肯为创造这样一个合作的新时代,去贡献我们的一切,我们没缘分努力,都会产生出一份新的意义(人生的意义),每一份新的意义,又会促使我们去作更大的努力。这样,人生就充满了意义。充满了朝气,

民国三十五年的圣诞节期刊,在对青年的三个寄语中,就主张以“利他”代替“利己”:号召青年大大胆发扬“利他”的作风。

《青年问题》不乏倡导青年自强不息,吃苦耐劳的精神。 在一篇在介绍了当时的凉山地区彝族风情的文章中,就向青年发出号召:“凉山,这中国西部未开发的处女地,它是有志青年欲建树事业最理想的地方,在那儿有无尽的宝藏正待我们去开发,有那落后的同胞,正待我们去教育,”[25]

 

2)择业、奉献

鉴于当时高中升入大学的比例不到10% 的现状,而且大学生毕业就面临失业的局面,[26] 《青年问题》开辟专栏,进行指导。

针对的是当时青年在选择职业时多有考虑的是:一待遇,二、地位,《青年问题》把这个问题放到了一边,而是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常常会使一个青年忽略了他将要做的工作的本身,对于社会有贡献,对于人类有无价值”,如果仅仅是为一个饭碗,”[27]

基督教信仰出发,《青年问题》要青年人认识到:在上帝眼中,人人平等,人们从事的职业、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而是全心地真诚地为社会、为他人做工。“我们真是急需这样的基督徒,就是以诚实为手段,以服务人、爱人、建立人为目的的基督徒,出来经商、治政、教学、行医、作工程师;或许我更当说作拉车夫,作家庭庸役,以及其它种种社会上正当职业。假设在每一行每一业中都有这样的人,本着真诚的态度与精神,藉着他们日常的事工,去作服务人、爱人,与建立人的大事,上帝的国可指日建立在人间。”[28]

 

3)读书、励志

由于战乱,很多青年失去读书的机会,文章对有机会读书的青年呼吁:“珍视你们已经得到的读书的机会啊!”。何谓“珍视”?在批判了读书为升官、为发财、为“扬名声、显父母”后,提出“一个顶天立地的青年,应当富有舍己为人的精神,…..以担负起为服务国家,改造社会的重要责任,….建立一个积极的人生观。”[29]

号召青年读书,珍视读书的机会,“求学”教我们学作人,分辨是非;在求学中能发现自己的兴趣和特长,从而“使自己成为有用的人”。有了明确的目标“求学”,应对社会的需要,“把自己的特长与社会的需要两相配合起来,……以备用他最大的长处去服务社会、国家。”[30]

 

三、回答青年对信仰的探讨和追求

 

《青年问题》宣称 “本刊系基督教出版协会刊物之一,本刊立场和出发点是基督教。…. 努力寻求了解耶稣的教训和精神。”[31] 

(1)积极向上的上帝观

针对以青年来信说,你们基督教讲听上帝的话就得到上帝的赐福,反之即遭祸,心里很恐惧。李连克在回答青年时,首先告诉这青年,上帝不是一个恐惧的形象,不必惧怕,因为上帝爱世人。 在一篇回答青年“加入基督教有什么好处?”[32] 的文章中,首先摒弃了所谓传统上为追求“上天堂”、免于“下地狱”说,指出“加入教会的益处,是使一个人能同一班志同道合的人,按时在一起共同崇拜,个人的信仰生活可以加强起来,….”

     文章明确地将“天堂地狱”说与一个人在世的表现联系起来。 指出:“一个人若能本着一个高尚的目标,尽他最大的力量,去为人群服谋福利,他虽然在艰苦中挣扎,艰苦也能变成他甜蜜的经验。这样的一个人,就是在天堂生活,因为在他心中所得到的是愉快与安慰。 ….. 一个人虽然赚到了全世界,在他的心中也难免不了苦痛和恐惧。这样是在地狱中生活。老实说,一个人应该关心的,不是死后将要上天堂或下地狱的问题,这不在他权限以内。”[33]

    “说到那些天天以‘神鬼、天堂、地狱’等名词劝人信耶稣的,我恐怕连这些人自己也还不明白耶稣的教训和精神是什么。”[34]

    在解释“什么是上帝的话”[35] 时指出:“我想,一个能解放人、造就人、培养人灵性、树立人品格,而有永久价值的话,都可以称之为上帝的话,你看怎样?”。圣经中有“你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太 7:1)的经句,李连克将它与中国传统儒家伦理作比较后指出,“我看这就是上帝的话。”

聆听上帝的声音,也绝非是做不到的。“持守纯洁,培养镇静的心,……这是听到上帝的话语的必要条件”。

 

(2)积极向上的人生观

    “宗教是否为逃避现实的工具?”[36]《青年问题》的回答是否定的。基督教宗教不是遁世的宗教,相反是一级主张积极入世的宗教。生活在一个特定的社会中,“每个基督徒必须确定自己的政治信念”[37]

对“上帝的国”的追求,并非是脱离世俗红尘。“一个真实接受了上帝国的人,不必像一个落发为僧的人,需要出家,他不必放弃他在社会是的阶级,和他的宗教;他也无须不承认他的国家和种族。” 要跳出甚至突破家庭、种族、阶级、宗教、甚至国家的一己之见等圈圈的捆绑。[38]

信耶稣,绝非逃离人世。“绝不是要削发为僧,或是入山隐遁;而是要认识耶稣的教训,得到耶稣的精神,且要使他的教训和精神深入你们整个生活。这样你们才算是有做人处世的基本准备。有了这样的准备,你们才可以进入我们这充满淤泥的社会而不被它所染。”

《青年问题》不遗余力地向青年介绍基督宗教信仰能带给人们的“耶稣的宗教是一种团契精神,而这种精神达到了最高峰。有了这种精神,人们就不感到孤独,而会觉得有人在友爱扶助他们。这种灵感深入宇宙中心与真理的核心。在这种真理之下,人们生活在团契中,并且得到了最强烈的反映,就是爱。 ……所以耶稣说,上帝是灵;然而人也是灵,当然上帝与人在团契中相遇时,就有了宗教。”[39]

 

2人类的前途与基督的信仰

上世纪人类两次世界大战,让人对信仰,对人类前途陷入迷茫。《青年问题》却不遗余力地唤起读者,正义的人们不放弃,并且信靠耶稣基督的人联合起来,

在一篇回答读者问及的“基督教能给世界带来和平么”的文章中,李连克是这样说的:“若问这个问题,倒不如问,假如人接受了耶稣的教训,且不折不扣耶稣的教训,他是否在世界里可作一个和平的因素?…..那能本着耶稣的教训和精神行的人,还不在少数。这样的人越多,世界和平越有希望。”。[40]

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激励青年或许能因着信仰基督宗教,改变自己对世界的看法,改变自己的人生。为此文章提出了几点要青年们坚信的,并指出:“把这种积极的宗教信仰介绍给青年,使他们借此建立起一个积极的人生观,得到一个有价值的立身使命,因此便他们所有,去服务社会、造福社会…..”[41]

在讨论“上帝的国”这个神学主题时,文章并没有落于空谈,“若是一切基督徒都明白了耶稣所宣传并以生活完全代表出来的上帝的国的意义,也能照他的样子,将上帝的国的意义在他们个人生活上,完全实行出来,并且能进一步,用上帝的国的意义和精神,去同化社会制度,政治形势,国际关系,…. 把上帝的国逐渐建立起来”[42]

作为基督教刊物,号召人们归向基督,是其义务。历来如此。这不仅是因为“耶稣教人彼此一视同仁,亲如兄弟;又教人以大事小事,以能事不能,爱人到底;也教人是就说是,非就说非,心口如一。”更是因为《青年问题》坚信:“跟从耶稣的教训,向前走,为全人类建立一个自由、美丽,互相爱护,公平和平的理想新世界。”。[43]

 



[1] 刘吉西、李栋等:《四川基督教》,巴蜀书社,1992年1月出版,第326页。

[2] “我们希望每一个读者也就是一个批评者。本刊的内容纯以青年人实际生活中的种种问题为讨论对象。因此,我们希望读者每次能将每个栏目中讨论为问题,与自己的生活实际两相对照。”

[3] 刊物中开辟有“中国之窗”、“世界之窗”,介绍国内外各条战线的最新发明、介绍古今中外的人物达80多位,“一句话新闻”,

[4] 刘之介、李连克:《青年问题月刊社登记表》,1952年3月29日。

[5] “今天的中国民众,早已不像1898年时的民众那样听话,也更不像1842年时的民众那样怕洋人。”1948年2月,第二期的《卷首语》,题《关于九龙事件愿向英国进一言》。

[6] 民国三十六年5月期,针对国内物价上涨,黑市猖獗,抨击政府。希望政府改组,建立民主政权。很多由于战乱流落到后方,战后返回家乡的文章,不仅记录了返家的艰辛,而且有返乡的见闻。透过这些文章,(如当时基督教协会的马鸿纲写的:国内风光见闻 —- 寄青年们的信》记录了他在战后返回上海(1947年1月),回到上海后的所见所闻,足可以对当时的上海,乃至整个中国社会面貌状况的缩影。

[7] 民国三十七年6月第6期的题《青年灵修》一文:作者:钟慧

[8] 以读者的名义的文章:《我们需要和平》,该文章是在当年的耶稣受难节讲的。耶稣是为和平而来到世上的。文章最后高呼:民国三十五年5月第5期,第43-45页,

[9] “我们知道内战的继续于我们国家民族以及国内的那一党那一派以至哪一个人都是极大的不利,我希望国民党、共产党,以及其它党派,无党派的贤达人士,来一个大联合,努力遏制内战,促成和平实现。”民国三十五年10月第三卷,第8期,第16-19页。(作者王中棣)

[10]  民国三十五年的圣诞节期刊,对青年的三个寄语

[11] 民国三十六年6月的卷首语《把握必胜的信念》。

[12] 民国三十七年6月第6期的题《青年灵修》一文:作者:钟慧

[13] 民国三十七年2月第二期,第38页

[14]  “悲苦、凄凉、自杀的念头是怎样来的?”民国三十七年6月第6 期,第26-28页)作者:克(即李连克)。

[15]  (民国三十五年8月,第三卷,第六期 《卷首语》

(民国三十五年8月,第三卷,第六期 《卷首语》题:《天亮了》。

[16]. 题《战后世界的剖析》(作者:林永侯)民国三十五年一月,第二卷,第九期,第20页)

 

[18]当时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提出美国将向中国人民提供援助的:“致中国人民书”, 民国三十年3月第三期《卷首语》,题:《中国人民与当前危机》。

[19]  《我写诗》(民国三十八年1月第1期,第33页)

[20] 民国三十七年5月第5期,第24-27页。题《中国青年变态心理的由来及其改正》。作者:马鸿纲)

[21] 《仍在烽火中庆祝圣诞》(民国34年12月,第2卷第七、八期合卷p.1 编者 《卷首语》) 。

[22] 但由于“我们中国的社会,一向是以老年人为中心,而看不起青年人,我们的口号是:‘嘴上无毛,作事不牢’”。民国三十五年七月,卷三,第四、五期中李连克的文章,题:《处世的基本准备》一文一开始所说的。文章分析了青年人的四个点:1)易教;2)好动;3)刻苦;4)肯舍己后指出号召青年人要好好思考人生处世,“务期要得到一个解答”。

[23] “我们这代年轻人,受着时代痛苦熬煎,勇敢的起来直接向困难奋斗,糊涂的在混乱中苟安,软弱的都屈服倒下去了,我们眼看在这残酷的现实中,将一根青年人转变,….请告诉我,我应该怎样活下去呢?”

[24]  “悲苦、凄凉、自杀的念头是怎样来的?”民国三十七年6月第6 期,第26-28页)作者:克(即李连克)。

 

[25] 民国三十七年9月第9期,刊载:《凉山与倮罗》

[26] 民国三十七年8月,第七、八期合卷,卷首语,引用北大校长胡适的话:“他无法帮助学生找职业”。

[27] 作者:贾云心:《我如何选择职业》(民国34年12月,第2卷第,七八期合卷》,

[28] 作者:云心,题:《平凡中的不平凡》。 (同上。P.11-12)

“所以我们在择业的时候,应对认清,环境的恶劣并不足以限制我们的前程,因处在平凡的环境中,我们还可以创造出不平凡的事业来。”民国三十五年二月,第二卷,第十期,第6页,

[29] 民国三十七年10月,第十期《卷首语》题:《珍视读书的机会》

 

[30] (民国三十五年12月,第三卷 ,第9、10合卷,第35-36页)

[31] 民国三十八年2月第2期《卷首语》中,题:“我们的立场”。

[32]“加入基督教,自然是有益处的。不过,这益处并不是指死后上天堂说的”。民国三十八年5月,第五期,第16-18页,作者:李连克

[33] “至于说‘天堂和地狱是真的吗?我不知道你是指人活着的时候的天堂和地狱说的,或者指死了以后的天堂和地狱说的?若是指后者,对不起,我不知道;但若是指前者,我倒很清楚。一个人每天不是在天堂中生活,就是在地狱里生活。这个天堂和地狱,是人自己制造的。

[34] (民国三十七年9月第九期,第24-26页

[35] 题:《什么是听上帝的话?》民国三十五年,第三卷,第四、五期,第51-52页

[36]民国三十八年1月第一期,第20页

[37] “我们应该先说明,我们的立场是基督教;而基督教是入世的宗教;这样,我们要给大家的建议就绝不是出世的,消极的、逃避的,而是入世的,积极的,迎头赶上的。”(11-14页)

在介绍“世界教会动态”民国三十七年8月第8期,第8页,

[38] 民国三十五年9月第三卷,第7期,第17页

[39] “基督教中心信仰”(民国三十七年8月第8期,第7页)—— 杰克(Jack)语。

[40] 李连克:《基督教能给世界带来和平么?若是能,为什么经过了将近两千年,世界还是杀气腾腾的呢?》 民国三十七年5月第一期,第44页

[41] 1)相信上帝是宇宙的主宰,“人世间的一切变化和挫折,一切罪恶和不平,都是不足介意的;因为这些都是可以克服的”。2)相信上帝爱世人,因此就能“用爱弟兄的心去爱一切人,同情人、原谅人、服务人,甚至为人牺牲。”3)“相信上帝还在不断地进行他的创造事工,因此,人应协同上帝,各就自己的能力所及,从事于这种创造事工。”李连克,民国三十八年10月第10期,第4-9页)

[42]民国三十五年9月第三卷,第7期,第17页

[43] 《仍在烽火中庆祝圣诞》(民国34年12月,第2卷第七、八期合卷)《卷首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