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派与抗日运动 – 姚西伊

认为此世为罪恶所充满,为魔鬼所辖制,总的趋势只能是越来越恶化,走向毁灭,只有等待基督第二次降临才可彻底改观。而在保守派人士看来,“九.一八”之后国际`国内日益动荡`混乱的局势恰好为他们的社会历史观提供了佐证。当时保守派人士所发表的言论都普遍地表达了这一点。譬如,“九.一八”之后,有人从人类始祖犯罪说起,来证明今日乱局的必然:“自从撒旦混进世界的舞台,虚伪的罪恶,即布满了整个人心。亚当夏娃首先学会了偷窃,该隐遂着演成第一次流血的残剧。从那时起到现在,撒旦老是耍这把戏,他趁机作那罪恶的播种,即是日本这次的逞凶,和不负责的推诿,也无非是当年始祖们和该隐的俗套而已。”[1]而对世界丑恶、混乱状态的描述和定性则更为常见。下面这段话相当典型:

 

我们不要看错了,以为世界愈文明,罪恶愈减少,其实是世界愈文明,罪恶愈加增的。因为现在的世界,不是耶稣为王的世界,乃是魔鬼操权的世界。所以现在之所谓世界文明,并不是真(精神的)的文明,乃是假(物质的)文明;在这所谓文明的幌子之下,是隐藏着许多狰狞的恶魔的。我们以前,以为奸淫邪盗,杀人放火,就算为逆天大罪,到了现在,炸弹毒气的大量屠杀平民,却算为平常的事了。以前个人与个人之间,失了信义,还为众人所唾弃,现在国际之间,任意撕毁盟约,破坏协定,却不以为希奇了。

这种世界罪恶之愈演愈奇,愈演愈凶,乃是圣经所明示,也是我们基督徒所素稔的;所以我们今日看见日本军阀,向我们这样无理的,残暴的侵略,乃是这世界必有的事。…在直的方面查历史,在横的方面观全球,何时何地,不有这种罪恶的残剧呢?[2]

倪柝声在1940年的一篇讲道中高度归纳了世上种种乱象的属灵意义。他认为:

今天的世界一塌糊涂,民攻打民,国攻打国,到处有争战`饥荒,这些乃是撒但的作为。以世人的眼光来看,国与国因敌对而争战;但在神看来,他们乃是联合一起的。…我们需要看见,战争乃是背后的撒但所管理的。真实的说,国与国打仗,不是一国把敌国打倒,乃是敌对的双方叫基督徒跌倒。[3]

 

这种看法清楚地反映了倪的二元化的世界观。

 


[1] 姜树蔼:“国难声中基督徒应有的认识和努力”,《真光》第31卷第1号(1932年1月),第44页。

[2] 编者:“基督徒在国难当中应整理的世界观念”,《真光》第36卷第11号(1937年11月),第2页。约一年之后,《真光》杂志在对待国难问题上的立场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接进中间派的立场,故该杂志发表的两篇重要文章放在本文的第二部分讨论。

[3]氏著,“世界争战与教会的关系,”载《倪柝声文集》,第二辑第二十五册,81-8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