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派与抗日运动 – 姚西伊

在这样一个颇令人悲观的世界上,属灵派在他们的末世论里找到了希望。马太福音二十四章四至十四节给他们解读当前形势提供了最清晰的线索。带着对耶稣再来的企盼和圣经中预言的笃信,他们发现世界的乱像似乎在预示着末世的来临:

 

“你们听见打仗和打仗的风声,总不要惊慌,因为这些事是必须有的,只是末期还没有到。”(太二十四6)…到了现在,这一切预言的事情都逐渐的呈现在我们的眼前,使我们增加了不少的信心,确信他言语是不能废去的。

现在打仗的事情和风声,无时不涌进我们的耳鼓里,绕在我们的心坎中,而这一切的枪炮声,正像告诉我们,叫我们应当赶快的预备,等候,欢迎荣耀之主莅临。[1]

 

在属灵派的眼中,世界的状况无疑正在印证神给其所定的罪,世界的走向正在沿着圣经的预言展开。对于处在战乱中的人们来说,这种信念确实具有相当强烈的安慰和引导作用。

在属灵派对当时形势的这种认识中,我们可以看到前千禧年主义的痕迹。特别是在王明道对当时社会与形势的看法中,前千禧年主义的影响则更为突出。在1936年春写成的题为“世界究竟能不能有和平?”的文章中,王明道明白无误地陈述了他对人类历史演变的观点:“圣经告诉我们说,这个世界是要一天比一天败坏,一天比一天邪恶,因此社会间的祸患痛苦也必定一天比一天加增,直等到这个世界恶到极点,便要有一场极大的灾祸临到。这场灾祸是神向恶人所施的刑罚,也是人类犯罪所结的苦果。这种道理与我们在世界上亲眼所看见的事实是完全相符合的。”[2]

倪柝声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也一样鲜明。他曾在1936年比较了基督的两次来临,以此来解说基督徒对国家和社会问题应持的态度。他说:

 

基督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主要是完成了对付罪的工作,拯救了人脱离罪,叫人得着新的生命。基督第二次来的时候,才是来解决这个社会的一切问题,更新一切的政治制度。…基督第一次来,只救我们个人,没有对付这个世界和它的制度,也没有对付社会问题。基督第一次来,只解决属灵问题,没有对付物质问题。但他不是不解决这些有关国家

 


[1] 张庭瑞:“战乱时期中基督徒不可少的责任”,《真光》第37卷第2号(1938年2月),第5-6页。

[2] 氏著:“世界究竟能不能有和平呢?”,《灵食季刊》第37册(1936年春),第2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