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派与抗日运动 – 姚西伊

但他不是不解决这些有关国家`社会`国际等等的问题。基督是要来解决这一切的问题,而且要彻底解决。[1]

 

不言而喻,在属灵派的这种历史观看来,至少在现阶段,人类历史并无进步可言,战争与灾祸在现世也不可避免。这是对自由派和社会福音派社会理念针锋相对的挑战。在同一篇文章中,王明道便批评了所谓“物质文明逐渐进步”`“人类信仰与道德不断高尚”的说法,[2]又指责相信这个世界可以实现和平的人说:

 

可惜现代多少人竟是这样昏聩无知!所行的路都是向着灾祸走去,心中却作着和平的梦,口中却唱着和平的歌。欺了自己,还要骗别人。于是造出什么“促进和平”`“建设天国”`“天下一家”`“世界大同,”等等的说法来。不信的人这样作并不足奇,最希奇的就是许多称为基督徒的,称为传道士的,也不顾事实,不信神的话,随着世人喊那虚伪的和平口号,麻醉自己,欺骗别人。他们喊着说,“平安了!平安了!其实没有平安。”迟早有一日正在世人作着和平之梦,唱着和平之歌的时候,灾祸就忽然临到他们。[3]

 

这就把矛头直接对准了唯爱主义者,把他们为之奋斗的理想说成是与历史趋势根本相悖的`无法实现的梦想。

另一方面,王明道并不否认基督教的最终理想是一个和平的国度。事实上,他也非常想往《旧约.以赛亚书>第二章所宣示的化剑为犁的理想状态,憧憬一个“全地的人都要归向神,敬畏神,遵行神的道。世上再没有战争`凶杀的事,军备完全撤除”的“大同的世界”`“黄金的时代。”[4]。不过,他按照前千禧年主义的思路认定,这理想国只有当基督再来把众圣徒接去,人间经历大灾难之后才会在地上建立。而且这新天新地决不是人类所造,而是基督审判和打碎列国之后建立和治理的。[5]这又从两个方面否定了社会福音和唯爱主义的理论预设。其一,基督教理想中的公义`和平的社会不可能在当前社会的基础之上经由逐步改革而确立,而只能在现世毁灭之后,在未来出现;其二,这理想社会不是经由人的努力完成的。所以,王明道拒斥“黄金的时代是藉着人的种种努力渐渐造成的”说法,指认这种人本主义色彩颇重的说法是“与神在圣经中所显示的真理不合,”并且“今日教会中有一般有名无实的基督徒和传道人,不信圣经中所记载神的这

 


[1] 氏著,“基督徒对国家社会的态度,”《倪柝声文集》,第二辑第二十六册,248,250页。

[2] 参看氏著:“世界究竟能不能有和平呢?”,第24-25页。

[3] 同上,第26页。

[4] 同上,第21-22页。

[5] 参看同上,第30-3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