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派与抗日运动 – 姚西伊

不信圣经中所记载神的这些宝贵的应许,同时却从圣经中抽出几段世界将要和平的话来,牵强符会的硬说那就是人用宗教道德科学所造成的天国。”[1]

倪柝声则把当下的整个世界描绘为一只“又大又破旧的船。…没有一处是中用的,所以只救人,不管船了。”他有进一步发挥说:

 

我们相信,今天世界上一切社会问题`国家问题`制度问题是完全不能解决的,唯一的方法是索性不要它,问题也就跟着完了。当主所造的新天新地来到的时候,这个旧天地旧世界,联带着一大堆旧问题,自然就都解决了。我们今天不去解决那些问题,我们只救个人。虽然我们救了个人,社会会受一些影响,但是我们的目的却不是来拯救着个世界。[2]

 

他又从他对基督来临的解说出发,主张在现阶段,“你我所注意的,也只能注意个人得救的问题,叫人属灵的问题。这些问题得着解决,才是神今天的工作,也是我们每一个属神的人的工作。”[3]历史的发展总在神的计划当中,信徒不必越俎代庖。“我们看见这一切的事,神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而且也定了解决的步骤。对于这一切的事,神是知道得太清楚了。…所以你不要急,也不要忙,不要急急忙忙的出主意说,该怎么办怎么办。”[4]这等于批驳社会福音派既搞错了社会变革的时间,也搞错了变革的推动者是谁。无怪乎倪柝声明言,社会福音之类的进路是“不认识主工作的次序,”“此路不通。”[5]

 

        属灵派的这种社会历史观的主要支柱之一是对神执掌和支配历史的权威的确信。因此,从民族的命运与遭遇背后都可以察觉神的意志。本着旧约圣经所记载以色列人与耶和华关系的历史,许多属灵派人士总结出,并且笃信这样一条规律:当一个民族或国家顺服神`行公义的时候,她就会蒙神的看顾;当她背离神`行不义的时候,她就会品尝神的愤怒。循着这样的逻辑,他们常常指出,中华民族之所以迭造患难,归根到底是因为国人信仰和道德上的败坏,而招致了神的惩罚。正如王明道所言:“我们十分清楚的知道我们今日的遭遇就是全国人民悖逆不认识耶和华,任意妄为,硬心犯罪,所招来的。…既悖逆了神,一切其他的罪恶便如江河决口,洪水横流了。…在这种景况中,我们还能希望国家民族的前途

 


[1] 同上,第32-34页。

[2]氏著,“基督徒对国家社会的态度,”254-255页。

[3] 同上, 251页。

[4] 同上,250页。

[5] 同上, 25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