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派与抗日运动 – 姚西伊

基督徒在世上的使命是非常明确的。然而,世上种种问题的产生归根到底“是因为人有罪。因为人坏了,人与神为仇为敌。”[1]“有好些主义都很好,但是由坏人来作,就没有一个好主义能实行出来。”[2]故此,个人的得救还是会产生间接的社会效果和影响。倪柝声说:

 

当一个得救之后,他自然对于社会是有益处的,他自然对于社会国家一切的问题都是有益处的,…我们只作一件直接的工作,就是去救人,其结果自然就影响到国家社会,不过那个结果完全是间接的。我们所注意的是属灵的问题,但是物质问题自然会受到影响。我们注意的是个人,但是社会自然就受到我们的影响。[3]

 

换句话说,社会的改造决非基督徒努力的方向,但良好的社会影响又是基督徒品格的必然而自然的流露。倪柝声沿着同样的思路来理解信徒“光”与“盐”的角色。他反对有人依此断定“我们该出来,把这个世界造成一个光明的世界,造成一个干干净净的世界,”而宣称:

 

我们是光,不是去焚烧赌具,惩罚坏人,改革社会,或是作类似的事情;乃是说,那里的人本来不知道这些事是坏的,但是因为有基督徒进去,人就觉得出来这些事是不对的,因为光把一切显明出来。…盐的作用就是叫东西死而不臭不烂。…我们乃是世上的盐,只叫那些死的制度不再臭再烂,而不是去改革他们。[4]

 

在风云变幻,世事动荡的日子里,倪柝声一再地告诫信徒们,“我们今天就是好好的作个基督徒,不必想去该变政体,该良社会。我们一切的盼望,就是等候主的再来。他一来,一切的问题都要解决。”[5]同时,信徒们必须警醒,撒但在操纵战争等手段对上帝的子民们展开攻击。“在这些日子,我们没有功夫去玩乐,我们要专一的祷告。…求神管理一切的局面,叫神的儿女不至于跌倒,并叫福音依旧能够广传。”[6]

对某些属灵派人士来说,宣传福音的社会影响会比倪柝生的看法更为直接,甚至当下即大有助于解决中日争端`实现和平, “因为日本人若得了这永生的应许,便强如得了东三省。中国人若都信了真道,全国也就一定和平起来。这

 


[1] 同上,250-251页。

[2] 同上,258页。

[3] 同上,252页。

[4] 同上,253-254页。

[5] 同上,263页。

[6] 氏著,“世界争战与教会的关系,”8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