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派与抗日运动 – 姚西伊

这一种和平的真谛,是超过一切的号召的。”[1]而那些思想上受前千禧年主义影响者,常常把战争看作末世的征兆,强调宣传福音是和平之君再来的先决条件,因此强化了传福音`救灵魂的紧迫性。诚如有论者所言“在基督尚未复临之前,福音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证,是一件刻不容缓的事情,因为福音必须普遍,然后末期才来到,神的国才能降临在地如同在天。而我们要盼望天国早日降临,实现在地,那就应当赶紧把这福音传开。”[2]世界的邪恶,悔改的必要,与传福音的急迫均是中国教会内保守—基要派神学传统的重要主题,也是他们眼目中基督徒在世的唯一真正使命。“九.一八”和抗战的爆发不但没有迫使保守派弱化或放弃这些在主题和使命,反而更新和强化了对它们的笃信,因为它们又成了解释民族危机的钥匙和解决危机的根本出路。这使保守—基要派与社会福音—唯爱派之间在神学和社会观上的认识差距不是缩小了,而是扩大了。前者对后者在在依赖世俗的运动和人类的努力而非神的大能十分不满,批评之声时有所闻。下面这段话颇能表达保守派的立场:

 

国联的能力不能使世界和平,非战的公约,不能停止世界的恶潮,这都是虚伪的欺诈品。要找真正的和平,唯有到天国来到时,假若我们愿天国来到,除了宣传福音别无他法,除了主的名以外,没有名能藉着设立和平天国的。新神学派的谬说,正是撒旦作工的诡计,利用似是而非的道理,叫人类离却上帝,依靠自己的结果,只有失败,连永生也没有的。因为他们并不是福音的宣传者,他们的言论离开圣经,他们是一群撒旦的走狗。[3]

 

毫不奇怪,“九.一八”之后,属灵派在工作实践上人仍然不改初衷,大致坚持以宣传福音`灵性复兴为教会工作的重心。抗战前一年,王明道曾这样鼓励基督徒们说:“现在我们既已明白神在世界上的计划,便当照着神的旨意向前进行,靠着主的大能大力,追求作完全的人;远离一切罪恶和神所憎恶的事;忠心去作摆在我们面前的一切大大小小的本分;善用机会为主作见状,引领他人同来接受神的救恩,在神的光明中行走,预备迎接那荣耀的日子来到。”[4]这段话颇能代表当时属灵派对基督徒在世上的任务的理解。在当时属灵派讨论时局的文章之中,“宣传福音”`“努力布道”[5]`“救灵运动”常作为救亡的主要对策被提出来,所谓“救国救世的`制裁罪恶的要图,乃是宣扬福音。这宣扬福音的重责,已经放在我们基督徒身上,我们在这国难期中,是更要为这事努力的了。”

 


[1] 姜树蔼,第45页。

[2] 张庭瑞,第6页。

[3] 姜树蔼,第46页。

[4] 氏著,“世界究竟能不能有和平呢?”第34页。

[5] 张庭瑞,第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