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派与抗日运动 – 姚西伊

[1]属灵派所关注的任务其实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追求圣洁与传扬福音。它们乃是属灵派一向为之奋斗的目标,与当下的动荡局势的确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只不过适应抗日的需要而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和必要性。

 

不过,如果说“宣传福音”即可以概括这一时期属灵派对国难的全部反应,那也是不正确的。的确,“宣传福音”可说是他们言论中最常见`最有支配性的一个主题。但除此之外,有些属灵派人士还是提出了一些其他的应对策略。这些主张的多样性尤其是在那些不太具有全国性影响力的人士中较为常见。或出于较少前千禧年色彩的社会历史观,或出于朴素的民族感情,他们主张基督徒在侧重“精神上”的事务和“救灵运动”的同时,应该兼顾“肉体上”的事物和“救国运动,”[2]甚至提出:“单讲‘救国’的,固属是错了方针,但单讲‘救灵’的,也未见得十分高妙,时至今日,道德斫伤,国家危亡,已经到了极点,所以我们只能双管齐下,缺一不可。…在灵性方面,与空中的恶魔争战,消弭他那’残民以逞‘的毒心,在肉体方面,与那万恶的倭奴争战,打破他那‘大陆政策’的迷梦。”[3]有的人还拓宽了“宣传福音”的含义,主张:“所谓宣扬福音,它的方式,不只是用口讲,也可以用钱传,用力做;在形为上,在工作上,尤其是在这国难的前方后方,种种服役上,都是我们宣扬福音的机会。”[4]这样的观点无疑体现了对社会生活和抗日运动一种更为积极和参与的态度,不能不说是对保守—基要派传统立场的突破。

本着这种较为积极入世的态度,一部分保守派人士也曾对武装斗争的正当性问题进行过思考。他们珍视耶稣言行中所彰显出来的博爱与和平精神,说:“我们十二分相信世界的国家,都是上帝子民的集团。神并不愿他的孩子自相攻打。”[5]他们也反对那种盲目的`侵略的民族主义。[6]同时,他们一般承认中华民族自卫的权利,对唯爱主义所倡导的非暴力不抵抗持批评的态度。有的人从圣经中找出根据为武力抵抗辩护说:“我们站在肉体的立场,自然有持戈御寇的责任,从以色列人的历史上,来推扩到现在的中国。强邻无端的欺负,我们为自卫而战,也是绝对在神方面可蒙原谅的。先知尼希米的自卫政策,和大卫王的努力杀敌;这都是在圣经上的前辙,那丧国辱民的事,只有不长进的西底加,和认贼作父的老希律,才干得出来。”[7]有的人从神创论的角度来论证人的自卫权利:“上帝当

 


[1] 编者:“基督徒在国难当中应整理的世界观念”,第3页。

[2] 参看姜树蔼,第49页;王兰荪,第39页。

[3] 王兰荪,第41页,第46页。

[4] 编者:“基督徒在国难当中应整理的世界观念”,第3页。

[5] 姜树蔼,第44页。

[6] 参看陈崇桂:“主耶稣怎样爱国”,《布道杂志》第4卷第6期(1931年11-12月),第6页。

[7] 姜树蔼,第4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