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的传入与明清之际中国文化思想的变迁 – 张西平


  明清之际传教士的入华所开启的“西学东渐”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引进西方文化,通过上面我们的介绍可以看到,当时由传教士所介绍的西方文化范围之广,传教士们著书之多是中国过去从来未有的。中国文化有两次大规模的接触外来文化,一次是从东汉初年开始的佛教的传入,一次就是明清之际基督教代表的西方文化的传入。这一次西学的传入与中国近代思想文化的本身的变迁相交,从而对中国近代思想的发展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西学与晚明思想的演进

   晚明是中国一个非常重要而特殊的时代,它的特点就在于:它是中国社会从传统的农业社会向近代社会的转变的时期,正如以万明等学者所指出的:“晚明整体社会变迁是社会形态转变的开始,表现在经济、政治。思想。文化诸方面,以白银货币化为主线,标志着六个不同层面的深刻变迁:一是货币层面,从贱金属铜钱向贵金属白银转变;二是赋役层面,从实物说和力役向货币税的转变;三是经济结构层面,从小农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四是社会关系层面,从人身依附关系向经济关系转变;五是价值观念层面,从重农抑商向工商皆本转变;六是社会结构层面,从传统社会向近代社会转变。”[1]清入关后,社会政治生活虽然变动,但整个社会的发展仍沿晚明的方向前进,以上中国社会所发生的变迁在继续进行。

这样一种认识对于我们的研究是很重要的。西学传入始于晚明,如果探讨西学与晚明社会的关系,首先,在于要认清晚明社会的基本特点。在以往的研究中将晚明社会看成一个完全封闭的社会,或者仅仅从一个王朝的角度,将其看成一个“制度已趋于烂熟且部分发生变质,面临解体”的社会,而没有把晚明和清初社会作为一个联动的整体看待,没有从世界的角度,从中国社会发展的长时段上看待从晚明到清初社会的重要变化。这样,在看待传教士所带来的西学和中国思想文化之间的互动时,过多的强调了传教士所带来的西学的影响,似乎明清之际的思想变迁是由于西学传入所引起的。显然,这样的看法有一定的问题,我们并不否认传教士所带来的西学的影响,但是应看到,传教士所介绍的西学产生之所以产生影响,是由于中国社会本身发生了变化,这是西学受到重视的根本原因。我们只有从中国本土观念的变迁和外来西学的互动中我们才能揭示出西学对当时中国思想的影响和发生的作用。

在前面各章的研究已经介绍了以传教士所介绍的西学在中国社会的反响,对当时文人们接触传教士的各种原因做了初步的分析。但这里我们强调的是,传教士所带来的西学与当时明清之际的思想的关系。

 

李贽与利玛窦

弥尔歧在《嵩庵闲话》中说,明初,学者崇尚程朱……自良知之说起,人于程朱敢为已论,或以异教之言诠解《六经》。于是议论日新,文章日丽。“[2]王学

 


[1] 万明主编《晚明社会变迁问题与研究》,第27页,商务印书观,2005年。

[2] 弥尔歧《嵩庵闲话》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