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基督宗教與科學 – 賴品超

而對佛教與基督宗教作比較研究的也有不少,但如像斯特里特那樣將這兩方面的探討結合起來的,卻是非常罕見。即使在當代的討論中,耶佛對話和宗教與自然科學間的對話,已分別成爲宗教研究界的兩個顯著的學術焦點,但這兩個焦點卻很少發生實質性的相遇。學者們在關注耶佛對話時,很少同時也去注意科學的問題;而從事宗教與科學對話的學者們則往往傾向於關注那些與基督教神學相關的問題,而忽視與其他宗教(包括佛教)的相關性,因此甚至可以說斯特里特所作的是一次先驅性探索,嘗試將佛教、基督宗教及自然科學結合一起來討論。

本文嘗試分析斯特里特的探索,從而發掘他的討論對於佛教、基督教和科學之間的三邊交談的意義,藉以紀念斯特里特逝世七十周年。本文的分析將著重在兩個相關的方面:一方面是斯特里特對於科學與宗教的關係的興趣是否及如何構成了他詮釋佛教的進路;另一方面是他對佛教、主要是中國和日本的佛教的理解,是否以及如何影響他對神學、以至基督宗教與自然科學的關係的理解。通過對於斯特里特這一個案的初步研究,本文將會提出,從中西文化交流的角度而言,斯特里特不單展示出,基督宗教是可與自然科學相融,甚至二者之間是有緊密的關係,中國人在吸收西方文化的時候,是沒有必要一方面接受西方的科技文明,但另一方面又嚴拒基督宗教。此外,對於基督宗教在西方的信徒來說,在他們探討宗教與自然科學的問題上,不必將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基督宗教身上,更不必妄信那種以為東方文化就是神秘而不科學或不理性的觀點,而是可以考慮一下例如佛教是否也有一定的智慧,有助西方的基督宗教徒面對與自然科學的關係。最後,本文更會對所謂的“中西文化交流”的觀點作一批判性的反思。

 

斯特里特的個案

 

斯特里特是一位著名的聖經學者,除了曾經擔任牛津大學的愛爾蘭釋經學講座教授(Ireland Professor of Exegesis)外,更是英國皇家學會的院士,並曾獲愛丁堡、曼徹斯特及德倫(Durham)等大學頒授榮譽神學博士學位。在新約研究領域中,他是“牛津假説”(Oxford Hypothesis)的主要倡導者。他的《四福音:一個對起源的研究》,除了奠定他在聖經研究的崇高地位外,更可說現代聖經研究的里程碑之一。[1]即使在他與太太一同罹遇空難差不多七

 


[1] 在這方面的代表作為:Burnett Hillman Streeter, The Four Gospels: A Study of Origins, Treating of the Manuscript Tradition, Sources, Authorship & Dates (London: Macmillan, 1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