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基督宗教與科學 – 賴品超

並且也是以一系列的演講為藍本(The Croall Lecture, 1889-90)。[1]然而,施葛特開宗明義說明,他所進行的比較神學,既假設了基督宗教的優越性,但也不否定佛教也有值得基督宗教學習之處;[2]而他的結論是佛陀之於基督,就有如摩西或施洗約翰,是為基督作見見證。[3]值得一提的是,施葛特是留意到當中的局限,就是他這種討論會由於不自覺的對自己的文化的優越感,對佛教的詮釋可能會不公平。[4]與施葛特不同的是,斯特里特的目的,根本不在於說明佛教與基督宗教的優劣高下或異同,而是透過研究作為世界宗教中的主要典範的佛教與基督宗教,去了解人的心靈以至宇宙人生,從而尋找人生的意義。

 

佛教與基督宗教

 

斯特里特對佛教與基督宗教的討論,是以對基督與佛陀的對比為起始點,繼而進入對二者之歷史發展的比較;前者強調的是差異與對比,後者則在共同與類似。[5] 斯特里特認為,基督與佛陀之間是有很大的分別,從出身與氣質來說,“基督是一位木匠,佛陀是一位王子;他們從不同的角度體驗生命。佛陀是一位哲人;耶穌具有詩人的心靈。他們以不同的模式思考和言説。他們都為了苦難大衆的緣故作出了至高無上的犧牲——基督忍受死亡,佛陀則同意活下去。” [6]由於身處的環境不同,二者的個人經歷不一,二者所最關注的問題也不一樣,但卻是互相補充。[7] 基督直面貧困和壓迫,而佛陀則直接體味人生浮華的虛幻;[8]佛陀認爲人生首要問題是“苦”的問題,耶穌則是“罪”的問題。[9] “然而,佛陀和基督在這一點上是一致的:他們對於苦和罪的態度都是全然實踐性的。他們的首要目標不是解釋(explanation)而是解放(deliverance)。” [10]

至於佛教與基督宗教,斯特里特認為兩者之間有一定的相似性,但這些相似性卻又不太可能出於在歷史上的直接的相互影響;[11]因此,二者在歷史發展中所展示的相似性,尤其值得注意。斯特里特指出,兩教最終皆在發源地沒落,反而在發源地以外卻大放異彩,並且皆發展出不同之分枝,佛教之出現大乘佛教,表現出一種真正的宗教上的進步(genuine

 


[1] Archibald Scott, Buddhism and Christianity: A Parallel and a Contrast (Part Washington, N.Y.: Kennikat Press, 1890).

[2] Scott, Buddhism and Christianity, pp.v-vi.

[3] Scott, Buddhism and Christianity, p.386.

[4] Scott, Buddhism and Christianity, pp.v-vi.

[5] Streeter, The Buddha and the Christ, pp. 40-41, 74-75.

[6] Streeter, The Buddha and the Christ, p. 42.

[7] Streeter, The Buddha and the Christ, pp.61-62.

[8] Streeter, The Buddha and the Christ, p.62.

[9] Streeter, The Buddha and the Christ, p.59.

[10] Streeter, The Buddha and the Christ, pp.59-60.

[11] Streeter, The Buddha and the Christ, pp.7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