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侯活士的觀點談中國教會對社會的責任 – 陳尚仁

 

一、前言

侯活士(Stanley Hauerwas)是當今美國最具影響力的基督教倫理學者之一。因為他的倫理學所表現出來的基督教立場鮮明,對於美國社會的文化和社會思潮提出了諸多犀利的批評。贊同他立場的人,視他為當今美國教會的中流砥柱。關於教會與社會的關係,他有非常獨特的看法。侯活士認為教會首要的社會任務不是去改造世界,而是在這個黑暗的世界中作光作鹽並見證上帝的國。但是,侯活士這樣的陳述讓另外一些人批評他的教會觀是要教會從這個世界中撤離出來,因此稱他為「小派主義」(secterianism)。

侯活士的觀點對於廿一世紀的中國社會及中國政權統治下的基督徒相當具有啟示。自從中國政府對宗教採較開放的態度以後,中國的基督教會蓬勃發展,教會對於社會究竟具有什麼樣的責任成為一個重要的課題,本文在探討侯活士的觀點之後,將對其觀點提出評價,並且申論其對於中國教會的啟示。

二、侯活士對教會的看法—客居的異邦人

侯活士對教會和基督徒的看法可以從他的書名中得到一個大致的輪廓。侯活士認為基督徒是具有異象和美德的一群人(Vision and Virtue, 1974),基督徒應該有基督徒的品格(Character and Christian Life, 1975),而教會就是這群有基督徒品格的人,共同生活在一起所組成的社群(A Community of Character, 1981)。基督徒應該謹守耶穌的山上寶訓,成為使人和睦的人,並且形成和平的國度(The Peaceable Kingdom, 1983)。基督徒是教會是承載上帝故事的社群,在地上是客居的異邦人(Resident Aliens, 1989)。本文因為限於篇幅和筆者能力的關係,無法完整呈現侯活士對於教會的觀點,於是只選擇其中特別與「教會與教會」此一主題較為相關的觀點,作為呈現。我希望在局部地呈現他的教會觀之後,能夠站在今日華人基督徒的處境,思考他的教會觀點,可以給華人的教會什麼啟示。

客居的異邦人

在《客居異鄉人》[1](Resident Aliens)一書的前言,侯活士和韋里門(William H. Willimon)就引用腓立比書3:20「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並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穌基督

 


[1] 曹偉彤博士在其《敍事與倫理》中,把Resident Aliens譯為《客居異鄉人》,為了尊重已有的譯法,所以在此我沿用《客居異鄉人》為書的譯名,但是我個人認為aliens本身也具有外國人的意思,不只是居住在他鄉,也是居住在他國,所以文中則以「異邦人」稱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