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与现代科学、市场经济和议会宪政 – 何光沪

用来抵御一切性诱惑的药方与用来抵制宗教怀疑论和道德上的寡廉鲜耻的药方一样,那就是‘尽忠职守’”。[1]

对于基督的使徒圣保罗的名言“不劳者不得食”,中世纪的大神学家阿奎那曾解释为劳动乃维持个人和社会存在的必要条件。但是,基督新教则更进一步,将劳动说成人生的目的——“劳动非为生存,生存却为劳动”[2]。“不劳者不得食”无条件地适用于每一个人,厌恶劳动是堕落的表征,即使财富也不能使人规避劳动的义务。富人也不可不劳而食,因为他们虽然无需靠劳动挣得生活必需品,但是却必须同穷人一样服从上帝。上帝为每一个人安排了一个职业,所以人必须各事其业,辛勤劳作,这既能促进公益,也能荣耀上帝。

按照新教的伦理,一种职业是否有用,是否能获得上帝的赞许,“主要的衡量尺度是道德标准,换句话说,必须根据它为社会提供的财富的多寡来衡量”[3] 。“你须为上帝而辛劳致富,但不可为肉体、罪孽而如此。”[4]只要合法致富不是为个人享乐,而是为履行职业责任,那么就不仅在道德上是正当的,而且是应该的甚至是必须的。于是,韦伯总结说:“强调固定职业的禁欲意义为近代的专业化劳动分工提供了道德依据;同样,以神意来解释追逐利润也为实业家们的行为提供了正当理由。”[5]清教徒的精神气质是“合乎理性地组织资本与劳动”。[6]总而言之,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在新教国家兴起和兴盛的原因,

 


[1] 同上。

[2] 德国虔敬派思想家亲岑道夫语。见同上书,第五章注24,第230页。

[3] 同上书,第127页。

[4] 同上。

[5] 同上书,第128页。

[6] 同上书,第13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