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与现代科学、市场经济和议会宪政 – 何光沪

从国民素质这个重要的角度看,是因为基督新教对各行各业的民众所产生的道德影响,特别适合于市场经济的需要。

从市场经济所需的投资和劳动这两大方面来看,新教伦理都有巨大的促进作用。因为它一方面主张,资本所有人或富人只是受托管理着上帝的财产,他作为管家或仆人必须向主人交待每一分钱的去处,因此,不为荣耀上帝而为自己享受而花钱是“非常危险的”。[1]富人的责任,是象圣经寓言所说的忠心仆人那样去使之增值,即投资或扩大再生产。新教伦理不反对合理地获取财富,但坚决反对不合理地使用财富,从事职业而获得财富是上帝祝福的标志。于是,“当消费的限制与获利活动的自由结合在一起的时候,这样一种不可避免的实际效果也就显而易见了”——这种节俭必然要导致资本的积累,“财富消费上的种种限制使资本用于生产性投资成为可能,从而也就自然而然地增加了财富”[2]

另一方面,新教伦理又鼓励劳动者要态度认真,工作勤勉,对待职业要如同对待上帝赐予的毕生目标一样。它主张劳动是一种天职,是获得上帝恩宠确实性的唯一手段。于是,这在客观上为市场经济提供了其不可缺少的、可靠的劳动生产力。

比仅仅用宗教伦理鼓励资本积累、鼓励扩大投资、鼓励分工劳动、鼓励敬业精神等等更重要的,是“清教的世界观有利于一种理性的资产阶级经济生活的发展。它在这种生活的发展中是最重要的……它哺

 


[1] 同上书,第133页。

[2] 同上书,第135页。且不说英国情况,“在荷兰,这个真正只是由严格的加尔文主义占统治地位达七年久(七年之短!——引者)的国度里,在更严肃的宗教圈子里,更简朴的生活方式与巨大财富的结合,导致了资本的过度积累”(着重号为引者所加)。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典型地区——浙江温州,基督教的同步发展是否也起了重要的类似作用,颇值得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