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与现代科学、市场经济和议会宪政 – 何光沪

它哺育了现代经济人”[1]。这也可以从两个方面看出来。一是它“反对以财政垄断形式出现的有机的社会组织”[2],反对由政治特权造成的垄断性资本主义。这在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则即平等竞争经常遭到破坏,垄断造成的不公平相当严重的当今中国,无疑有重要的现实参考价值。二是如何对待财富急剧增加的后果。由于基督教十分强调人的罪性或人性的软弱,所以它必须对付财富对人的腐蚀这一难题。新教复兴的著名领袖循道宗的创立者卫斯理(J. Wesley)写道:“宗教必然产生勤俭,而勤俭又必然带来财富。但是随着财富的增长,傲慢、愤怒和对现世的一切热爱也会随之而增强。……循道宗的信徒在各个地方都朝着勤奋节俭的方向发展;而他们的财富也随之日益增长。因此他们的傲慢、愤怒,肉体的欲望,眼睛的欲尽望和对生活的渴望也成比例地增强。因此尽管还保留了宗教的形式,但它的精神正在如飞地逝去。难道没有办法阻止这种纯宗教的不断衰败吗?我们不应阻止人们勤俭,我们必须敦促所有的基督徒都尽其所能获得他们所能获得的一切,节省下他们所能节省的一切,事实上也就是敦促他们发家致富。”[3]随之而来的忠告是:尽可能获取,尽可能节省之后,必须尽可能奉献,这样才能获得更多的恩宠,像圣经所言,不在地上积财,要在天国积财。因此,新教伦理才被人总结为三句话:“拼命地挣钱,拼命地省钱,拼命地捐钱!”

不难看出,这种“理性的”经济人,正是贫富分化严重、社会福利待兴的当今中国特别需要的。

 


[1] 同上书,第136页。

[2] 同上书,第140页。

[3] 转引自同上书,第13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