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与现代科学、市场经济和议会宪政 – 何光沪

总而言之,关于基督教对于市场经济形成和发展的作用,我们还是可以用韦伯研究的结论来总结:“当苦修主义[1]从修道院的斗室被带入日常生活,并开始统治世俗道德时,它在形成巨大的现代经济秩序的世界过程中就会发挥应有的作用。”[2]一句话,基督教及其影响之下的伦理,为建立自由、公平和有序的市场经济秩序,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三、基督教与议会宪政

历史和现实都向我们表明,市场经济必须是法治下的经济,或者说必须有一套政治和法律制度的保障,一套与之相适应的“上层建筑”。

韦伯在论述资本主义为何在西方起源时也说过:“现代的理性资本主义,不仅需要生产的技术手段,而且需要一个可靠的法律制度和按照形式的规章办事的行政机关。没有它,可以有冒险性的和投机性的资本主义以及各种受政治制约的资本主义,但是,决不可能有个人创办的、具有固定资本和确定核算的理性企业。这样一种法律制度和这样的行政机关只有在西方才处于一种相对来说合法的和形式上完善的状态,从而一直有利于经济活动。因此,我们必须发问,这种法律从何而来?”[3]

至少可以说,基督教从制度上为这种法律体系的产生,提供了某

 


[1] 通用的“禁欲主义”这一中译名,并不能全面地反映原词asceticism的多重含义,即不仅是消极地“禁止欲望”,还有积极地“努力工作”等等。

[2] 同上书,第142页。译文略有改动。

[3] 同上书,第1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