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与现代科学、市场经济和议会宪政 – 何光沪

把自然或物质世界视为罪恶的或邪恶的或具有恶魔的力量的,[1]又不象一些原始宗教和印度教那样把自然事物或世间万物视为神圣不可侵犯或本身就是神灵,所以,既不会对之恐惧害怕,又不会对之敬畏崇拜。这样一种世界观为探索和利用自然放开了人的手脚,提供了某种神圣的核准。而这是原始宗教、上古宗教和东方宗教的泛神主义所缺乏的特点。泛神论(印度教是其典型)很容易导致对自然事物(如某种植物、动物甚至山河星辰之类)的塔布化即禁忌,或者图腾化即崇拜,于是因害怕冒犯或害怕亵渎,而阻碍了对其进行研究利用。相应地,从这个角度消除这种障碍的世界观,也必须具备两面的特点,一面是不使之恶魔化,一面是不使之神圣化,即是使自然世界祛除巫魅。而基督教的世界观正是如此。“《旧约·创世记》第1章清楚地表明,除了上帝之外绝对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声称拥有神性。……受造之物的产生和存在完全仰仗上帝的意志,因此,自然界作为上帝的作品和创世的见证而受到珍视,但绝不会受到崇拜。……与异教的观点截然相反,自然不是令人畏惧和让人顶礼膜拜的神,而是让人类去珍惜、去研究、去管理的一件上帝的作品。”[2]

按照霍伊卡的说法,对自然的神化不仅是一些异教的世界观,而且希腊哲学也以“理性化的形式”在做同样的事情[3],这导致了十七世纪初叶开普勒(J. Kepler,1571~1630)和伽利略等现代科学的开创者以经验论的方法背弃古希腊的纯理性结论。[4]以倡导经验论而为

 


[1] 尽管中世纪的思想含有这种得自希腊化文化的成分,但这类成分多半被教会视为异端思想。

[2] 霍伊卡:《宗教与现代科学的兴起》(四川人民出版社,1991,钱福庭、丘仲辉、许列民译,第15~16页)。

[3] 同上书,第14页。

[4] 星体运行只能是正圆周规则运动的说法被开普勒以实际观察结果否定,是一个典型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