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与现代科学、市场经济和议会宪政 – 何光沪

二、基督教与市场经济

马克斯·韦伯的经典名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发表一百年来,关于基督教对资本主义所需的精神基础产生了某种奠基作用,对市场经济所需的伦理秩序发挥着某种保障作用,这些结论已经成为社会科学的基本常识。

在《“社会主义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英文版导言》中 ,恩格斯把基督教的宗教改革运动直接称为“资产阶级反对封建制度”的“三次大决战”中的第一次,因为“加尔文的信条适合当时资产阶级中最勇敢的人的要求”[1]。而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则对基督教为何适应于商品经济的社会,作了更一般和更深入的分析:“在商品生产者的社会里,一般的社会生产关系是这样的:生产者把他们的产品当作商品,从而当作价值来对待,而且通过这种物的形式,把他们的私人劳动当作同等的人类劳动来互相发生关系。对于这种社会来说,崇拜抽象人的基督教,特别是资产阶级发展阶段的基督教……是最适当的宗教形式。”[2]

基督教不但适应于各种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而且可以促进其良性方面的发展,其中的基本原因在于,它作为宗教虽不以此世的事务

 


[1]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390页。

[2]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9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