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宗教对公共价值的迎拒与商议 – 赖品超

用“公共价值”的概念来说,纽曼一方面否定教外人之以某种既定的“公共价值”来衡量或指导教会的工作,但另一方面也指出,教会按照其对自身的独特性的理解而运作,将会达至对“公共价值”的成全。与德科斯塔相似的是,纽曼也对自由主义严加批评,此外纽曼也讨论大学的理念的问题、甚至亲身参与在一所天主教大学的建立,而纽曼提出的对大学的理念更与德科斯塔的也不无相通之处,包括神学之有助其它学科之不至于僭越应有的范围与限制。[1]这些相通之处,无论是因为纽曼太前卫,还是因为德科斯塔太传统特定,二者之间之异同仍是值得留待作进一步的比较研究。

 

6.结语

由于基督宗教对于“公共价值”的论述,往往并非在教会的私人或小众的领域中进,而是在广场上的公众领域中展开,因此是无可避免地需要处理政府、政党、不同宗教、以至不同界外人士对“公共价值”的论述。尤其在身处基督宗教只作为多元社会中的少数派,也就更无法避免要对“主流”的对“公共价值”的论述作出某种迎拒──既要支持符合基督宗教的价值的地方,但也要批判及拒绝不符合基督宗教的价值的地方。在此过程中出现的,往往不是一刀切的接受或拒绝,也不是任何一方的轻易获胜。正如坦纳(Kathryn Tanner)指出,神学作为一种文化活动,无避免地涉及一种与别的文化的一种护教学的(apologetic)或辩道学的(polemic)争论,从而启动文化转型;但这往往是散件的过程,将一些与非基督徒共享的项目,慢慢地一个跟一个的予以转化,而不是对某一文化作一刀切的否定或尊重;正如早期教会并非一下子的把异教的因素吸收或排除,而是慢慢地和有选择性地和片断地,一小片一小片地吸收不同宗教的东西。[2] 在此过程中不断出现的,是一种长期的讨价还价、有往有还(give and take)的文化商议(cultural negotiations)。正如沃德(Graham Ward)指出,神学是无可避免地要进行一种从基督宗教的角度提出的文化批判(Christian Kulturkritik ),并且更要进行一种文化商议。[3]对此,德科斯塔也赞同并且表示,“商议”可能比“对话”更能反映他所要做的。[4]事实上,德科斯塔的例子所展示的,不仅是在态度对某些“公共价值”的既迎且拒,更可说是在处理手法上在进行文化商议,这在他处理性别与三一的问题上尤其清晰可见。

 


[1] Gavin D’Costa, Theology in the Public Square, p.198. 纽曼对大学的理念及对大学的神学的讨论可参:赖品超,《传承与转化》,页27-66。

[2] Kathryn Tanner, Theories of Culture: A New Agenda for Theology (Minneapolis: Fortress, 1997), pp.116-119.

[3] Graham Ward, Cultural Transformation and Religious Practic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5), p.94.

[4] D’Costa, Sexing the Trinity, pp.15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