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宗教对公共价值的迎拒与商议 – 赖品超

笔者虽然对德科斯塔的一些具体主张未敢苟同,[1]但仍想指出,德科斯塔的进路,对于基督宗教思考如何面对公共价值的问题,仍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德科斯塔是十分敏锐地观察到并且明确地指出,一些宣称是或表面看来似乎是普世的公共价值,实质上却是源于某一特定的历史传统,基督宗教应揭露这些所谓“中立”或“普世”的伪装,并从基督宗教的传统特定的进路来处理这些公共价值,而不是盲目地人云亦云去作应声虫,甚至失去自身传统的特色。这种以传统特定的进路来处理公共价值的进路,除了有助确立相关之宗教群体的身份认同外,更有助相关之公共价值之植根于相关的宗教群体的传统。若只是抱着一种“人有我有”(me-too-ism)的态度,为了赶时髦而跳上某一潮流或运动的宣传车(bandwagon),当时髦热潮一过便打回原形,因为根本从未深思熟虑过相关的公共价值是否及如何有机地连结在基督宗教的传统之中。此外,若基督宗教所提出的,基本上是大多数人所早已肯定的,那就是说,基督宗教对于公共价值的理解与建立,基本上没有甚么独特的贡献可言。因此,无论是为了保持基督宗教的身份认同,还是让相关之公共价值能深植相关的宗教群体的传统之中,并又得到崭新、深化而多元的诠释,神学家应细心检视相关的公共价值与基督宗教的信仰的关系,并尝试从基督宗教的信仰传统、尤其是当中具有基督宗教的独特色彩的元素,来反思及建立相关的公共价值。

在汉语世界中,基督宗教一直是作为被边缘化的非主流文化而出现,总会面对好些被论说成“普世”、“中立”、“科学化”,又或是合乎“国情”或“民族大义”的所谓“公共价值”。若单纯的排拒这些既定的“公共价值”,可能会进一步自我边缘化,变得完全失去对社会的影响;然而,在声势浩大的主流声音中,基督宗教若不先弄清自身之立场、尤其是它的独特性,很容易会在只顾如何符合“公众”的要求中忽视自身的独特性,任让基督宗教的声音湮没于主流的大众声音之中。响应上引罗马书的经文,面对这些“众人以为美的事”(公共价值),基督宗教尤其需要“留心去作”──不只是专心、而也是小心。无论是为公(公共价值之建立)还是为私(基督宗教的身份认同),基督宗教越发需要深入而全面地认识自身的传统,以便思考基督宗教对于相关的公共价值有何独特的观点与贡献,并尝试在可能范围内作最有效的商议。



[1] 详参:赖品超,〈德科斯塔与诸宗教神学类型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