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宗教对公共价值的迎拒与商议 – 赖品超

育价值:为每一年龄之人士,提供正规及非正规教育机会,以提升公众的技能与知识;(4)社会及社区价值:帮助英国的不同社群互相了解,藉此增进社会的凝聚与宽容;及(5)环球价值:借着提供最可信的国际新闻及信息,并将英国文化之菁华展示于全球,从而支持英国在全球的角色。[1]最近在香港立法局考虑香港电台的角色时,也讨论及参考BBC的例子及文件。[2]

对于基督宗教来说,不同地方的教会情况可以不同。在某些情况下教会大概可以算是公营机构,例如在某些欧洲国家教会是具有国教之地位;但在更多的情况下,教会只能算是非政府组织。无论如何,绝大多数的教会皆认为,教会之存在并非纯粹以自身或内部成员的利益为目的,而是也会对某些“公共价值”有所建树;此外,社会人士更可能会以某些“公共价值”来衡量教会之存在与功能。因此,一个值得探索的问题是:教会应否及(如果应该的话又)如何使用“公共价值”作为指导性概念来管理?虽然教会不一定要完全按某种既定的“公共价值”来运作或证明自身的存在价值,但也值得尝试考虑用“公共价值”此一概念作为一反思及沟通的工具,一方面反思自身之存在与使命、尤其与社会的关系,另一方面也可以藉此向教外人士说明教会对自身的理解及对社会的贡献。

至于具体来说甚么是公共价值,在不同时代与社会对公共价值可以有不同的看法,因此在操作上,公共价值往往会被等同于公众所肯定的价值、并愿意为成就此价值而牺牲资源与自由。[3]作为公众的一份子,信徒及/或教会固然是有权利和义务去塑造、建立及维护所谓的公共价值,尤其在一个自由的社会中。然而,在当代的言论自由的社会中,也就是在巴赫汀(M. M. Bakhtin, 1895-1975)所讲的“众声喧哗”的处境中,对于甚么才是对公众有价值,不同的人自然也有不同的讲法,而在这种在公众广场上的大众语言,更难免带有一种“低俗”的色彩。[4]因此,大多数公众人士所肯定的价值,却不一定与基督宗教的价值取向完全一致。正如几年曾有香港人提出香港的核心文化价值,其中包括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公平公正、仁爱和平等,但也有人会认为香港的核心文化价值就只有拚命赚钱一项。笔者曾在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在2007年的一个研讨会上提出,即使是一

 


[1] BBC的文件“Building Public Value”,见: http://www.bbc.co.uk/foi/docs/bbc_constitution/bbc_royal_charter_and_agreement/Building_Public_Value.pdf (2007年月11日登入)。

[3] 原文:‘Public value is “what the public values” – and is willing to sacrifice resources and freedoms to achieve.’ 引自由澳洲总理所设的战略单位(Strategy Unit)所提交的报告书〈公共价值、改革与创新〉(“Public Value, Reform and Innovation”),见:http://www.nsw.ipaa.org.au/00_pdfs/Mulganpres.pdf (2007年11月11日登入)。

[4] 详参:刘康,《对话的喧声:巴赫汀文化理论述评》(台北:麦田,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