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宗教对公共价值的迎拒与商议 – 赖品超

Niebuhr, 1894-1962)曾尝试将基督宗教的不同流派对社会或文化的不同立场,分成几个主要类型,这种分类也可粗略地应用于基督宗教对公共价值。[1]这些宏观的类型学的研究,无疑是有助读者了解基督宗教内的种种不同立场,以至基督宗教的整体立场的复杂性与内在张力,但由于并非其目的之所在,这些宏观的研究未必能充分展示个别情况的复杂性。本文以下将尝试从一个微观的角度,集中分析一个具体的个案,从而说明,基督宗教不同流派之间的分歧与张力,也出现在个别的神学家身上。

 

3.基督宗教与宗教多元

德科斯塔在他的早期著作中,接受当时广为学界所采用的排他论、包容论及多元论的三分法,并将自己定位在包容论的类型;然而,在他的近着《诸宗教的会遇与三一》中,不单批判多元论,甚至也批评包容论,最后更尝试解构排他论、包容论及多元论的三分类型论。[2]

正如笔者在别处提出,[3]德科斯塔的立场转变,主要不是出于对其他宗教的理解或神学立场上起了根本的转变,而是因为受了麦金泰尔(Alasdair MacIntyre)与米尔班克(John Milbank)等思想家、尤其他们对启蒙运动以及自由主义现代性的批判所启迪。德科斯塔认为,以希克为代表的宗教多元论是启蒙运动以及自由主义现代性的产物,而作为一现代性的“启蒙方案”,这种宗教多元论是注定失败的。表面上,这种多元论是以各宗教之间的具诚信的代理人自居,但实质上是敦请争论者放弃自己的阵营转而加入到多元论的阵营;因此,当各方当事人离开各自传统加入到所谓的“自由主义现代性”阵营,多元论的宏大叙事所期许的宗教间的和谐却永不会实现;因为所信奉的早已变成启蒙运动以来的一元论、自然神论、不可知论。简言之,宗教多元论其实也是一种“传统限定”(tradition-specific)的进路,它在表面上是鼓吹多元,但骨子里却是一种“自由主义现代性”的排他论,并具有排他论的一切特征。[4]

德科斯塔认为,此种宗教多元论,就有如启蒙运动以还的自由主义之宏大叙事之话语霸权,都是有意无意地抹煞了个别传统之特殊性;而包容论也有相类似的问题并且也最终难免沦为一种排他论。他之所以放弃包容论,不是要否定非基督徒也有拯救,而只是因为包容论仍只是在运用基督宗教自身的特定传统去衡量

 


[1] 参:特尔慈着,戴盛虞、赵振嵩译,《基督教社会思想史》(香港:基督教文艺出版社,1976年再版);尼布尔.利查着,赖英泽、龚书森译,《基督与文化》(台北:东南亚神学院协会,1979年订正三版)。

[2] Gavin D’Costa, The Meeting of Religions and the Trinity, p.20.

[3] 本节的讨论取材自笔者的另一篇论文,〈德科斯塔与诸宗教神学类型论〉,将刊于《道风》30 (2009春)。

[4] Gavin D’Costa, The Meeting of Religions and the Trinity, pp.1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