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宗教对公共价值的迎拒与商议 – 赖品超

别的宗教,以判断那些是有益或有价值,未能充分尊重别的宗教的完整性(integrity)、他者性(otherness)与自我理解(self-understanding)。[1]在德科斯塔看来,所谓的多元论、包容论及排他论的三分法,基本上是无法成立的,因为无论是多元论还是包容论都是传统特定的,并且最终都是同样地具有排他性。

笔者曾在另一篇文章中指出,德科斯塔之抛弃包容论,并非表示在神学假设上的转变,若细心分析他在此书之前的著作,将会发现有很大的连续性,而他对包容论的抛弃基本是在修辞上的并且是没有理论上的必要;相反,他对包容论的批判不单难以成立,甚至是与他本人所将要提出的正面主张,并不十分配合。可以说,查德科斯塔之所以放弃包容论而改以排他论者自居,并非因为对其他宗教的评价有所改变,而主要是出于他想抗拒启蒙运动的传统以至现代的自由主义。[2]正如德科斯塔承认,他真正要针对的是现代主义,多过是多元论,而多元论者不一定是现代主义者。[3]事实上,德科斯塔在之前已对麦金泰尔的观点有所注意,并尝试应用在宗教研究上,尤其在对伪装中立的世俗立场之批判。[4]

可以说,在该书中,德科斯塔之抗拒多元论的真正原因,是对传统的独特性之坚持,以抗拒作为启蒙运动产物的自由主义。其实,类似的情况也见于汉语学界的近年讨论。例如对于王志成所提倡的“走向第二轴心时代的基督教神学研究”,[5]关启文提出了数点质疑,其中有些是与德科斯塔对希克的质疑十分相似。例如:王志成谈的第二轴心时代是否真的客观地来到?王志成的要求神学家放弃传统的神学方法论、以接受王志成所宣说的新的神学图像,是否一种思想暴力?王志成又是站在哪里说话、是教会外还是教会外?[6]

王志成也留意到在宗教对话中需要尊重他者,他甚至因此而提出,排他论是拒绝他者,兼容论/包容论是包容他者,而希克的多元论是倾向于驯服他者,三者都不是真正的尊重他者。[7]与王志成有别的是,德科斯塔则除了极力否定希克

 


[1] 同上,22-23。

[2] 详参:赖品超,〈德科斯塔与诸宗教神学类型论〉。

[3] Gavin D’Costa, The Meeting of Religions and the Trinity, p.2.

[4] 参:D’Costa, “Whose Objectivity? Which Neutrality? The Doomed Quest for a Neutral Vantage Point from which to Judge Religions,” Religious Studies 29.1 (March 1993), pp.79-95; “The Tyranny of the Secular Imagination,” in: Through a Glass Darkly, ed. by John C. Hawley (New York: Fordham University Press, 1996), pp.177-193.

[5] 参:王志成,〈走向第二轴心时代的基督教神学研究〉,《道风》24 (2006春),页165-179。

[6] 参:关启文,〈浅论“第二轴心时代的基督教神学”──对王志成的提问〉,《道风》24 (2006春),页181-189。

[7] 参:王志成,《解释、理解与宗教对话》(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7),页3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