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宗教对公共价值的迎拒与商议 – 赖品超

神学所要作的,不是尝试向教外之社会妥协以取得认同、甚至让现代性吞噬了神学,而是从教会作为一个鲜活的传统的视角去诠释世界;与林贝克(George Lindbeck)的后自由神学的分别在于,德科斯塔认为,林贝克太强调圣经的角色并且太过形式主义,对教会的强调反而不足。[1] 德科斯塔的这种进路,基本上是受到麦金泰尔的启迪,而德科斯塔的这种进路以及他受麦金泰尔的启迪,在德科斯塔的《在公众广场的神学:教会、大学与国家》更明显地表现出来。

 

5.大学与宗教研究

德科斯塔明白到,大学之于基督宗教的文化的重要性,[2]他在《在公众广场的神学:教会、大学与国家》中,尝试处理大学中的神学的问题,并坦然承认是受到麦金泰尔对现代大学的批判以及对后自由的大学的理念所启迪。[3]

麦金泰尔曾对世俗大学的理念加以批判、并提出一种后自由的大学理念。[4]他指出,前自由的现代大学的是强迫与局限的同意(enforced and constrained agreements);而自由主义的现代大学所向往的一种不受局限的同意,大学假装是一种中立的空间,认为学者应以抽离的身份,尽力严拒来自宗教或道德观点对客观/中立研究的干预。然而,后自由的大学却是一个受局限的异议的场地(a place of constrained disagreement),在其中的人是被迫参与在冲突之中,而高等教育的主要责任在于启导学生参与冲突。[5]麦金泰尔进一步认为,应该容让不同的大学,按照各自在内部的传统,发展出形式上或非形式上的标准,透过排斥异见者以形成共识,最终形成多间各有特色和立场的大学互相争竞的局面。[6]

麦金泰尔这种对大学的理念,基本上只是一种理念,多过是对现况的描述,他甚至也承认是带有乌托邦主义的色彩;但他更了解到,这些不同的对大学的理念及其探索的方式之间的踫撞,是有其政治向度(political dimension)。[7]实际上,上,麦金泰尔对大学的理念是受到不少的在体制上的抗拒。近年很多英美的大学

 


[1] Gavin D’Costa, Theology in the Public Square, pp.142-144. 林贝克的立场可参:林贝克着,王志成译,安希孟校,《教义的本质:后自由主义时代中的宗教及神学》(香港:汉语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7年)。

[2] Gavin D’Costa, Theology in the Public Square, p.215.

[3] Gavin D’Costa, Theology in the Public Square, pp.25-37.

[4] 麦金泰尔在这方面的观点可参:Alasdair MacIntyre, “Reconceiving the University as an Institution and the Lecture as a Genre,” in: Three Rival Versions of Moral Enquiry: Encyclopedia, Genealogy, and Tradition (London: Duckworth, 1990), pp.216-236.

[5] MacIntyre, Three Rival Versions of Moral Enquiry, pp.230-231.

[6] MacIntyre, Three Rival Versions of Moral Enquiry, pp.233-234.

[7] MacIntyre, Three Rival Versions of Moral Enquiry, pp.234-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