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的普世化与本土化 – 赵林

仰的呼声就在东方各古老文明地区日益高涨起来,从而在很大范围内掀起了一股文化保守主义的浪潮[1]。在当今世界,一方面是经济全球化趋势的迅猛发展,另一方面则是文化多元化格局的逐渐呈现,这种矛盾现象构成了对基督教普世化运动的一个巨大挑战,同时也对基督教在非西方世界的本土化或处境化问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迄止19世纪末叶,西方世界之外的各个地区几乎都沦为西方的殖民地或半殖民地,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西方文化包括基督教信仰的影响。但是到了20世纪末叶,获得了政治解放和经济发展的亚非拉各国在对待基督教的态度上出现了两种迥然不同的反应。一种反应主要表现在拉丁美洲和非洲地区,这些地区已经成为基督教信仰的重要基地和发展热土。根据权威的《世界基督宗教百科全书》(World Christian Encyclopedia)的统计,2000年全世界基督徒人数约为20亿(占世界人口总数的三分之一),其中有8.2亿生活在欧洲(5.6亿,占欧洲人口总数的76%左右)和北美(2.6亿,占北美人口总数的81%左右),却有8.4亿基督徒生活在拉丁美洲(4.8亿,占拉丁美洲人口总数的98%左右)和非洲(3.6亿,占非洲人口总数的46%左右)。而且在拉丁美洲和非洲,基督徒人数的增长速度非常快(包括高生育率和高皈依率两个方面的因素)。以现在的增长率来推测,到2050年,拉丁美洲的基督徒人数将达到6.4亿,非洲的基督徒人数将达到6.33亿,它们将成为世界上基督徒人数最多的两个洲,而欧洲(5.5亿基督徒)则只能屈居第三位了[2]。基督教信仰在拉丁美洲和非洲迅猛发展恰恰说明,那些在西方殖民主义者到来之前尚未确立起自己的高级宗教-伦理价值系统的地区,由于其文明化过程与殖民化过程是同步的,所以非常容易被西方文化所同化,从而在获得了政治独立之后自然而然地成为西方文化的边缘地带。

与拉丁美洲和非洲不同的另一种反应主要表现在亚洲地区,尤其是有着根深蒂固的高级宗教信仰和伦理价值系统的亚洲地区,如阿拉伯地区、印度和中国等。与基督教信仰在拉丁美洲和非洲的发展态势形成鲜明对照,在人口数量最多的亚洲(2003年亚洲人口总数约为42亿人,占全世界总人口的三分之二以上),基督教的发展情况却明显地落后。在2003年,亚洲基督徒人数约为3.2亿,尚不及亚洲总人口的8%。特别是20世纪后半叶到21世纪初的这段时间里,随着文化保守主义的兴起,在伊斯兰教文化圈、印度教文化圈和中国儒家文化圈里不约而同地出现了一股复兴传统宗教信仰和价值体系的时代潮流。在从1970年到2003年的三十多年间,全世界穆斯林的数量从5.5亿增长到12.6亿,预计在2025年将达到17.8亿;印度教徒的数量从4.6亿增长到8.5亿,预计在2025年将达到10.5亿[3]。这种趋势表明,至少在可以预见的近二十年内,伊斯兰教和印度教将分别成为中东地区和南亚次大陆现代化发展的重要精神根基。与此相应,近年来在中国也出现了越来越明显地复兴和重铸儒家文化的趋势,从中国官方决策者到民间知识分子似乎都在试图从中国传统文化资源中去寻找一种支撑中国现代化进程的精神根基,从而探索出一条现代化而不西方化(即“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道路。在亚洲主要地区所出现的这种与拉丁美洲和非洲迥然不同的文化反应,同样也说明了一个道理,即那些已经有着数千年之久的传统宗教信仰和价值理念的国家和地区,虽然在18世纪以来也曾经历了西方文化和基督教信仰的冲击,但是其根深蒂固的传统宗教信仰和价值理念却是难以消除的。一旦这些国家和地区在经济上和政治上得

 


[1] 美国哈佛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亨廷顿在1993年发表的《文明的冲突》一文中认为,在后冷战时代,非西方国家将会出现传统宗教的复兴运动,并且形成伊斯兰教文明与儒家文明共同对抗西方基督教文明的格局,未来世界的主要冲突形式将不再是政治的或经济的冲突,而是“文明的冲突”。

[2] 参见David B. Barrett, George T. Kurian and Todd M. Johnson, World Christian Encyclopedia, 2nd e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pp.12-15.

[3] 资料来源:Dawn Fridayfax 2003#16: Special Report – Global Statis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