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的普世化与本土化 – 赵林

态正常的人是没有必要去信仰什么宗教的。虽然一般民众(甚至包括共产党的干部)偶尔也会去烧柱香、拜个佛,但那只不过是为了图点吉利,获得一种心理慰藉而已,很难说得上是什么宗教信仰。

其三是当前风靡全球的世俗化潮流的影响。从20世纪后半叶开始,一种源于美国社会、以好莱坞和麦当劳作为象征的后现代消费文化或快餐文化,正在以一种不可阻挡之势冲击着一切传统的价值理念和生活方式,颠覆各种传统的意识形态和宗教信仰。这种快餐文化虽然浅薄,但是却具有极大的冲击力和亲和力,往往以一种温柔舒适的方式迅速地征服较为年轻的人们。在当今中国,它不仅淡化了传统的政治意识形态和价值理念,而且也使得深沉的宗教信仰普遍消解在一种短平快的感官享乐之中(这一点从当代中国大学生们过圣诞平安夜时的狂欢场面中可见一斑)。在那些有着较稳固的宗教信仰的文明地区,如西方基督教地区、中东伊兰教地区、南亚印度教地区等,这种快餐文化的影响往往会被强大的宗教信仰限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然而在宗教信仰本来就非常淡漠的中国社会,这种快餐文化的影响却以几何倍数而放大和增长,以至于任何一种源于西方发达社会的时髦的消费文化,一旦传入中国,立即就呈现出一种如鱼得水、功效大增的情形。在中国,这种快餐文化的流行不仅对于政治意识形态和传统文化复兴都形成了有力的冲击,而且也对基督教信仰在中国的发展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它将使基督教的深刻思想内涵完全消融于一种肤浅的感性快乐之中。

在21世纪,中国社会的文化背景变得更加复杂,萦绕在当代中国人心头的不仅有传统文化的深刻影响,而且也有现代化过程中的种种困惑。在这种情况下,基督教不仅要面对如何与中国传统文化资源相协调的本土化或处境化的问题,而且也要面对市场经济冲击下价值失衡、道德滑坡、精神迷惘等全球性问题。这种地域性和全球性的双重使命使得基督教在当代中国社会面临着更加严峻的考验,同时也要求基督教必须具有更加强烈的道义感和责任意识。

众所周知,基督教本身就是从一个多元的文化背景中生长出来的,基督教信仰是在不断地与各种异质宗教和文化——犹太的、希腊罗马的、日耳曼的、阿拉伯的等等——对话和互补中逐渐发展起来的。在漫漫两千年的历史过程里,基督教信仰曾不止一次地面临过危机,也不止一次地出现过迷失和遮蔽,然而正是由于基督教本身所聚敛和融合的异质文化“基因”,使它在面对内部和外部的种种挑战时能够焕发出顽强的生命力,从而使其信仰之花长盛不衰。时至今日,面对着传统文化与现代化、本土化与全球化相互交织而导致的种种现实矛盾,基督教更应该保持一种宽容和开放的心态,用基督的友爱与仁慈,化解人间的种种隔阂和怨恨,让和平的国度降临在大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