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化过程与中国基督教 – 高师宁

多地区的基督教与家族的关系相当紧密。许多乡村同属于一个宗室,一个祖宗,因此,由于祖宗的信仰,整个村子完全归信了基督教。从历史来看,这些乡村与外部一直存在着张力,因此它们抱团紧密,自成一体,强调不与教外人通婚,即使有少数人与教外人通婚,最终也影响配偶归信了基督教。今天,外部大环境的巨大变化不可避免地冲击到这些自成一体的基督教村,过去的传统及社会关系被打破,甚至教堂都可能丧失过去那种承担中心的功能。信徒们因为忙碌于生各种生计,甚至在宗教节日期间,不可能自动地聚集在一起读圣经,也不可能像过去那样积极参加各种活动。

在村民(主要是男性青壮年村民)到城市打工多的村子,其主要问题是青年壮年男性“缺席”,教会不断地萎缩。许多地方周日的崇拜活动则只有在家的老人和妇女、儿童参与。例如西北地区一个普通的农村张村,原教会号称拥有1000人左右的信徒,然而目前每个礼拜能经常参加聚会的不过200多人。近些年来,只有当大量外出信徒都回家过节春节时才大致能恢复以前盛会的光景。这种状况正如张村教会长老叹息说:“教会这些年软弱了。”[1]

过去极具内聚力的教堂,曾经能够将全体信徒团结在一起,有事大家商量、大家承担,而今各自谋生各显神通的生活方式,使这种以信仰为基础的内部团结受到影响,在有的地方教会的权威性甚至逐渐解体。而外出打工的人,由于各方面的限制,无法照常过宗教生活,时间长了,信仰观念较过去淡漠;有的人认为只要“心中有主”就行了,不一定要去教堂;有的因为信徒周日也要去挣钱,教会周日的崇拜活动人数锐减。许多人在外面呆的时间长了,看不惯家乡的生活,听不进家乡教会的讲道,不再适应农村的宗教生活;此外,由于多元思想的涌入,一些外出人的信仰受到冲击,而这种冲击反过来又影响了家乡教会。过去很少受外界干扰的农村宗教生活,受到了世俗社会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明显。

中国基督教遇到的上述问题,尽管有些是历史的遗留,更多的却是城市化进程中不可避免的。要解决这些与时俱进的问题,需要教会勇于迎接新时代的挑战。当然,有许多问题涉及到各个方面各个部门,非常敏感和棘手,非一日之功能够做到。但是如果教会和所有信徒一起努力,从能够做的那怕是最小处去做起,教会就可能获得更好的生存与发展之机会。对中国基督而言,挑战与机遇是同时存在的,因为解决这些问题,可望赢得信众,提高声誉,宣传自身,真正发挥教会在现代化进程中不可或缺的作用。



[1] 参见黄剑波:“城市化进程中的中国基督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