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友兰论比较中西哲学 – 田文军

“五四”前后,投身哲学比较研究的中国知识分子,名家辈出,不乏具有世界性影响的学者与学术研究成果。如果具体考察“五四”前后的中西哲学比较研究,不论是研究成果还是学术影响,梁漱溟、冯友兰都在必须考论的人物之列。梁漱溟1916年在《东方杂志》发表的《究元决疑论》,以佛学论释西学,实即是梁氏早期哲学比较研究的认识成果;1921年,梁氏的《东西文化及其哲学》正式出版,此书系统论述东西文化的异同优劣,提出文化发展“三路向”说,表明了梁氏对于人类文化发展前景的理解和主张,是“五四”前后中西哲学比较研究的代表性成果之一。冯友兰在学术界成名晚于梁漱溟。冯氏进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时,梁氏已经是北京大学哲学系的教员;冯友兰后来从事中西哲学比较研究,曾受到梁漱溟工作的影响。冯友兰早年比较中西哲学的代表性研究成果——《人生哲学》出版于1924年,时间上也晚于梁漱溟的《东西文化及其哲学》。但冯氏接受过完整的高等教育,不仅具备深厚的中国传统学术文化根底,而且系统地接受过西方哲学方法的训练,其人生哲学比较研究,实是他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学习期间完成的博士论文。因此,冯氏的治学途径、知识结构、学术追求与梁氏均有所不同。今天,当我们同时阅读梁、冯二氏有关中西哲学和中西文化比较研究的著述时,会感觉到冯氏对中西哲学的比较,更为具体,更加理性,其方法与结论也更有现实价值。下面我们仅从方法的层面,对冯氏比较中西哲学的著述做一些回顾与考辨,以为我们在新的时代条件下,进行中西哲学比较研究工作的借鉴。

 

一、哲学与哲学比较研究

 

进行中西哲学比较研究,一个重要的前提,当是全面了解和把握中国的传统哲学与西方各民族的哲学理论,这个前提的确立,又以对哲学本身的理解为基础,这是任何时代的哲学比较研究工作者都必须认同的方法原则之一。冯友兰当年从事中西哲学的比较研究工作,对这种方法论原则即有着高度自觉。

何谓哲学?这是每一个从事哲学比较工作的人都必须明确回答的问题。因为,哲学本身即是历史的发展中的学科,不同时代的人们关于哲学对象、内容的理解并不相同。冯友兰当年思考比较中西哲学,把哲学的产生,与人自身的生活联系在一起,认为哲学实际上是关于人生的学问。在冯友兰看来,作为与人生相联系的哲学,并不是什么高深莫测的理论与学问,哲学即体现在人们对人生的追问与理解中,他曾经将自己的这种理解表述为:“哲学并不是一件稀罕东西:他是世界之上,人人都有的。人在世上,有许多不能不干的事情,不能不吃饭,不能不睡觉;总而言之,就是不能不跟著这个流行的大化跑。人身子跑著,心里想著;这‘跑’就是人生,这‘想’就是哲学。因为没有一个活人能不跑,没有一个活人能不想,所以没有一个活人能没有自己的哲学。走到乡下,随便找一个所谓‘粗人’,你问他‘天上有老爷没有’?‘人有灵魂没有’?‘人有良心没有’?他对于这些问题,决不是从来没有想过的”[i] 冯友兰对哲学的这种理解,通俗而又不失风趣。在冯友兰看来,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对于一些涉及到人生重要问题的思考或回答,实际上都涉及哲学问题。因为,一个并非哲学家的普通人也会涉及“天上有老爷没有”?“人有灵魂没有”?“人有良心没有”之类的问题,人们对这些问题的思考或回答都涉及哲学。人们对这类问题的回答,不外乎“有”,“没有”或“不知道”三种结论.依据人们对这些问题的不同回答,又可以将其归入不同的哲学类别。在冯友兰看来,哲学中所谓“宗教论”、“智识论”、“观念论”、“意志论”、“一元论”、“独断论”、“感觉论”、“经验论”、“唯物论”、“悲观论”、“定命论”、“多元论”、“怀疑论”等,实即是对人们回答与人生相关的哲学问题的方法与结论的归纳与总结。

冯友兰当年如此理解哲学,极力主张剥离哲学的神秘性外衣,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当时中西文化处于剧烈的矛盾冲突之中,中国文化在这种文化冲突中处于落后和被动的弱势地位。他认定哲学关乎人生,是要表明不论生活在东方的民族,还是生活在西方的民族,都面临共同的人生问题,西方的民族会有自己关于人生的思考,东方的民族也会有自己对于人生的思考。同理,西方民族拥有自己的哲学,东方民族同样也会拥有自己的哲学。不同民族的哲学在思想形式与理论内容方面会有所不同,但就其都拥有自己的哲学而言则是平等的。在冯友兰看来,确立平等的哲学观念,去除西方文化优越于中国文化或东方文化的传统偏见,当是国人进行哲学比较研究的重要思想前提。

冯友兰认定哲学关乎人生,世间上人人都有自己的哲学,主张剥离哲学的神秘外衣,但他并没有将哲学庸俗化。他在肯定普通人的哲学的基础上,也肯定专门哲学家的哲学,认为专门哲学家的哲学有别于普通人的哲学。在现实生活中,并非每一个人都可以去做哲学教授,更不可能人人都成为哲学家。因为,普通人的哲学与哲学家哲学形成的方法不同。依西方哲学家的观念来看,专门哲学家的哲学与普通人的哲学存在区别,是因为它们的来源不同。所谓来源不同,即是指普通人的哲学与哲学家的哲学所形成的方法有别。

冯友兰依据自己对西方哲学的了解,也主张一种哲学理论,应当包含和具备两种现实功能,其一是能够帮助人们确立一种生活态度,这样的生活态度,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

 


[i] 冯友兰:《三松堂学术文集》,第1页,北京大学出版社1984年3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