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的良知 – 廖申白

——对孟子良知论的一种阐释[1]

这篇短文将讨论一个小问题:我们将从孔子和孟子,尤其是从孟子的思想贡献这里,研究儒家的“知”的学说里是否包含一种实践理智,或者,一种我们今天从伦理学研究的视角来看有理由称为实践理智的概念。这里的讨论倾向于得出肯定的结论,并且认为孔子的“学而知”与孟子的“良知”,奠定了一种儒学的实践理智的基本概念,一种在广义上可以被称为良知的实践理智概念。这种实践理智将被理解为一种与心灵的健全感情密切地联系在一起的,一种不需特别借助当下思虑的实践理智,因而,一种与亚里士多德的明智不大相同但并非不能够把后者容纳进来的另一种实践理智。

1.“学而知”

在提出儒家的“知”的学说方面,孔子所做的工作是非常基础性的。孔子提出的学说都是关于我们作为人的生活,关于我们怎样在一个家庭、在一个社会和国家中自处和与他人共处,并且营造一个适合人形成他的丰富健全的、德性的人格的学说。

如果以人生经验的线索来展开,我们可以把孔子着力阐发的这个成人为人的根本道理或道路的精髓概括为“道——德——学”。全部《论语》的根基在一个“学”字:它可以被看作一个“劝‘学’篇”。“学”不是单纯的学习知识,“学”是实践的活动,是学习做一个好人的自主的实践活动。做一个好人有两个最基本的方面,一个是使我们的性格气质和内心感情,总是使我们的内心处于良好的状态,其次,在我们与家人和他人的共同交往生活中把交往实践的事情处理得好,处理得有德性。儒家的教导是做事先做人,学做事先学做人。因为,我们无论做什么事情,无论学习什么知识,事实上学习知识也是做一件事情,都有一件必须学习的事情,就是学习做一个好人。而且,这件事情对于人生非常重要,如果不学习好这件事情,我们也就不能够做好所要学习去做的事情,不能够获得,至少是不能够用好,所要学习掌握的知识。

“学”的展开,又可概括为“志学知行”[1]四个字。“志”是“学”的开端与动力:无“志”使得“学”无由开始,丧“志”使得已经做出的努力付之东流。自“学”开始,功夫要落到“知”“行”二字上,并且需体会两者的关系并渐有心得。否则“学”便是空洞的。这四个字概括了成人为人之道的终生实践的四个主要方面或环节。这个成人为人之道如果用一个字概括,那么就是“学”:“学”也就是修德,“学”一以贯之,“学”贯穿始人生始终,在不舍不弃地“学”的基础上,“志”才得到落实,“知”与“行”才可能统一,互润互进,促进我们“学”。

所以,尽管“学而知”也自然地有一个“知”的目的,总体上“学”却是本,“知”是“学”的必要辅助。作为理智的德性“学而知”,像亚里士多德主张的一样,它自身的发展根本不能离开好的实践,离不开在好的实践中才能逐步发展的道德德性的发展。“学”对于“知”如此重要,而且是因为,尽管少数圣贤能够生而“知”,多数人要通过“学”而“知”;离开了“学”就没有这种实践之“知”。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在“学”,并且已经“志于学”,“知”对于“学”就有极大帮助,我们就需要这种“知”来帮助我们的“学”即实践。因为,“知”是理智发展的德性,它帮助好的实践,也帮助我们去体会、理解和规划好的实践。

“知”最重要的是“知仁”[1]。因为按照孔子,仁是成人为人之道即德的根本。然而仁又是心灵的发展良好的基本感情自身。所以,“知”既是与这种基本感情嵌合在一起并随着它而产生的,又是心灵识得它自身性质的理智力量。这种力量的发展要通过“学”。“学”而“知仁”,并“依于仁”[1]而行,人便逐步变得“好仁”、“乐仁”[1],心灵中“仁”的感情和本性的东西达到和谐并发之自然,达到“知天命”、“耳顺”、“随心所欲不逾矩”[1]的自由状态。孔子讲的“知命”、“知德”、“知仁”、“知己”、“知人”、“知礼”等等,都是“志学知行”的成人为人之道在“知”这一环的种种“气象”。其中,“知仁”最为根本,“知仁”且依仁而行就是“知德”。

但是,“学”而“知仁”并不容易,做到“依于仁”而行更难。因为,孔子说,我们很少看到“好仁者”[1]。如果很难接触到“好仁”的人,我们如何知道一个人是“知仁”的、能“依于仁”而行的,使我们可以去“学”?我们诚然可以“观过”而“知仁”[1],但这似乎并不足够。

所以要“知仁”,需要有一个我们可以做得起来的入手处。这个入手处,孔子讲就是“里仁”、“处仁”[1]。就是说,要能在我们的生活中“见”得到“仁”,并“择仁”而处。因为,只有与“仁”为伴,处处事事地做,我们才能够逐步使这种内在感情良好发展,并同它的自然基础达到和谐。在这样的地方努力地去“知”,“切问而近思”[1],我们才是在“学”和“行”,才能够成人、做人。以这样的方式去“知”,我们对于“仁”才逐步变得不仅仅“知”,而且“好”,进而“乐”,使自己逐步变得乐于“依于仁”而行,从这样做的实践感到愉悦。否则,就可能“知及之,仁不能守之”[1]。

2.在怎样的意义说“学而知”的“知”是实践理智?

上面的讨论已经表明,孔子的“生而知”的“知”从题材或内容以及从目的来说是一种实践的理智或“知”。“是一种实践的理智”,我们在这里的意思是说,它不是纯粹的理论思考的理智,例如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所阐释的那种理论理智。孔子所说的“知”或“智”,是实践性的,是关于人生的实践的,也是为着人生的实践的,是实践理智的“知”,而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