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中国经学诠释传统的一个范例 – 王新春

- 郑玄易学爻辰说的哲学文化底蕴

郑玄(127年-200年),字康成,北海高密人,汉末著名经学家。他以“但念述先圣之元意,思整百家之不齐,亦庶几以竭吾才”(卷三十五《张曹郑列传第二十五》,第1209页)[1]的卓荦学术胸襟、文化自觉、思想期许与使命担当,摈弃入主出奴的狭隘门户之见,以古文经学为主,兼通今文经学,最终凭借深厚的经学素养与超逸的学术器识,立足博通今古文所成的宏大经学视域,遍注群经乃至诸纬,实现了诸经彼此之间、诸纬相互之间乃至诸经与诸纬之间的广泛而深入的融摄会通,一新经学之面目,从而越出群伦,成为两汉经学的总结、终结者,集大成者。他虽不专以《易》名家,但却一如荀爽、虞翻,也对经典之一的《周易》作了独到的诠释,与后二者一道,分别建构起了特色鲜明、意蕴丰赡的《周易》郑氏学、《周易》荀氏学和《周易》虞氏学,以此无愧于易学衍展之长河,被并称为汉末易学三大家。清代杰出汉易研究专家张惠言所谓:“汉儒说《易》,大恉可见者三家,郑氏、荀氏、虞氏。”(第257页)[2]就《周易》郑氏学而言,爻辰说无论是对于它的学术特色还是思想意涵,皆占有十分突出之位置。就该学说本身,学界已有相当深入的研究。但在深层揭示其哲学文化底蕴方面,尚有可为之空间。有鉴乎此,笔者不揣梼昧,谨就此尝试献其一得之愚。

唐代以前,郑氏《易注》完整传世。逮乎孔颖达于太宗贞观年间奉诏主持撰写《周易正义》,黜郑存王,采王弼《易注》而弃郑氏《易注》。其后,李鼎祚虽大张汉易系统的象数易说与《正义》所代表的官方易学相颉颃而编撰《周易集解》,在“集虞翻荀爽三十余家。刊辅嗣之野文,补康成之逸象”(第6-8页)[3]的主旨下,对郑氏《易注》有所采择,但采择内容实十不及一,且于郑氏爻辰说一律弃之不取。由此导致郑氏《易注》的渐次亡佚和郑氏易说的逐步隐没。清儒惠栋,撰《易汉学》,其卷六为《郑康成易》。称:“康成以爻辰说《易》,其书已亡,间见于唐人《正义》者,采以备考。”(第56页)4因郑氏《易注》早已基本亡佚,惠氏据唐代《五经正义》诸书所载郑氏相关易说,对其进行了较为系统的考辩、梳理,令后人得以约略窥见该易说的基本情形。透过考辩、梳理,惠氏开示,郑氏易说的基本内容是爻辰说。他认定,爻辰为十二月爻辰,并绘一“十二月爻辰图”(第55页)[4]。步其后尘,张惠言对郑氏易说进行了更为系统完备的考辩、梳理,撰写了两卷本的《周易郑氏义》[2];现代汉易研究大家徐昂先生又作《释郑氏爻辰补》[5]四卷,该易说的大致全貌基本得以呈现。两书也突显了爻辰说在郑氏易说中的核心位置。

就传世文献而言,郑玄的这一爻辰说,部分残存于其对《毛诗》、《周礼》、《礼记》、《易纬·通卦验》等经书与纬书所作之注与唐人对上述经书之疏所作引证中。如所周知,此所言爻辰,即六十四卦诸爻所纳的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辰。爻而纳辰,故名爻辰。如其诠释《比()》初六爻辞“有孚盈缶”时,乃有云:“爻辰在未。”(卷第七-一《宛丘》,第376页中)[6]诠释《泰()》六五爻辞“帝乙归妹,以祉元吉”时,则有云:“五,爻辰在卯。”(卷第十四《地官·媒氏》,第733页中)[7]而具体至诸卦各爻所纳之辰,则视纯阳、纯阴的乾、坤两卦十二爻所纳而定。乾卦()六爻,自下而上,依次纳子、寅、辰、午、申、戌六阳辰;坤卦()六爻,自下而上,则依次纳未、酉、亥、丑、卯、巳六阴辰。其他六十二卦,“阳爻就乾位,阴爻就坤位”(第260页)[2]。即与乾卦之爻同位的阳爻,所纳与乾爻同;与坤卦之爻同位的阴爻,所纳与坤爻同。例如,大有卦()六爻所纳依次是子、寅、辰、午、卯、戌;既济卦()六爻所纳依次是子、酉、辰、丑、申、巳。六十四卦的每一卦,各彰显了十二辰之半。乾坤两卦,以对待互显的方式,彰显了纯阳有六、纯阴有六的十二辰之全。其他具有对待关系的卦,如屯()与鼎(),大有()与比(),也以对待互显的方式,彰显了阴阳错杂而居的十二辰之全。

郑玄的此一爻辰说,显然不同于京房八宫六十四卦纳甲说下的纳辰说。后者以八宫中各宫本宫卦即八纯卦六爻所纳之辰起例,八纯卦之外的其他五十六卦的各爻所纳之辰,即同于八纯卦下上二体各爻所纳之辰:下体为乾者,下三爻所纳同于乾;上体为离者,上三爻所纳同于离;……八纯卦中,纯阳之乾六爻所纳之辰与郑氏乾之纳辰全同,纯阴之坤则序次有异,为未、巳、卯、丑、亥、酉之序。其他纯卦所纳,震为同乾之子、寅、辰、午、申、戌,巽为丑、亥、酉、未、巳、卯;坎为寅、辰、午、申、戌、子,离为卯、丑、亥、酉、未、巳;艮为辰、午、申、戌、子、寅,兑为巳、卯、丑、亥、酉、未。举例以言,据京氏纳辰,上所及大有、既济两卦,大有()六爻所纳依次是子、寅、辰、酉、未、巳,既济()六爻所纳依次是卯、丑、亥、申、戌、子。其与郑氏纳辰的差异,是显然可见的。在郑氏的爻辰说中,六十四卦的三百八十四爻,以乾坤为本,彻然开放互通为一内在有机一体无隔的卦爻系列,互通为乾坤十二爻,六十四而二,三百八十四而十二。而在京氏纳甲说下的纳辰说中,六十四卦的三百八十四爻,纳辰而以八纯卦为准,纳辰后又统摄于以相应纯卦为本的八宫之中。请详拙文《哲学视野下的京房八宫易学》[8]

因书缺有间,就郑氏易学六十四卦的三百八十四爻如此而纳辰的所以然,学者歧见纷纭,迄今未臻一是。不过,多数学者皆已意识到,就解开这一所以然之谜,郑玄对于《周礼·春官·大师》“大师掌六律、六同,以合阴阳之声”一段文字所作诠释以及三国时期吴国韦昭对于《国语·周语下》“王将铸无射,问律于伶州鸠”一段文字所作诠释颇具重要性。郑氏云:

其相生,则以阴阳六体为之。黄钟,初九也,下生林钟之初六。林钟又上生大蔟之九二,大蔟又下生南吕之六二,南吕又上生姑洗之九三,姑洗又下生应钟之六三,应钟又上生蕤宾之九四,蕤宾又下(上)生大吕之六四,大吕又上(下)生夷则之九五,夷则又下(上)生夹钟之六五,夹钟又上(下)生无射之上九,无射又上生中吕之上六。同位者象夫妻,异位者象子母,所谓律取妻而吕生子也。黄钟长九寸,其实一籥。下生者,三分去一。上生者,三分益一。五下六上,乃一终矣。大吕长八寸二百四十三分寸之一百四,大蔟长八寸,夹钟长七寸二千一百八十七分寸之千七十五 ,姑洗长七寸九分寸之一,中吕长六寸万九千六百八十三分寸之万二千九百七十四,蕤宾长六寸八十一分寸之二十六,林钟长六寸,夷则长五寸七百二十九分寸之四百五十一,南吕长五寸三分寸之一,无射长四寸六千五百六十一分寸之六千五百二十四,应钟长四寸二十七分寸之二十。(卷二十三,第795页下)[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