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历史规律作用机制的自发性和自觉性 – 商逾

一、自发历史与自觉历史的内涵

自发与自觉、物化、异化、偶然性和自然诸多概念之间存在着交叉、对立与互补的复杂的逻辑联系,辨析诸多概念多义的殊异规定,划定各自适用的界域,是明晰自发历史与自觉历史内涵的应有之意。

1、自发历史的内涵

自发与自觉、物化、异化、偶然性、自然诸多概念之间存在着何种关系?与此相关联,自发历史、自然历史和自觉历史作为人类历史存在和发展的不同过程和状态,其内涵之间是否存在着多重的叠加或明显的分野?

自发概念与自觉、物化、异化、自然概念之间存在着非平面的、多维的复杂联系。自发与自觉表征着历史主体进行历史活动的两种各异的实现方式,标志着人们对其创造活动的价值理解和把握的不同程度和层次。前者指历史规律通过无数交错的主体活动无意识地、盲目地、随机地发生作用,后者指历史主体通过对异化的、自发的自然关系和社会关系的超越和否定,达到对历史规律的自觉把握和运用。

自发与自觉的区分决非仅仅是认识论或价值论意义上的简单问题。在历史认识领域,有些哲学家、思想家把理性视为度量一切社会关系和社会制度是否合理的尺度。在自觉理性参照系下,自发与落后便具有了同等的意义。按照此逻辑,理性自觉的程度就成为能否扬弃历史规律起作用的自发状态,走进自觉历史的标志和保障,而掌握理性法则的少数人就成为实现自觉历史的主体,大多数群众仅仅扮演着实现理性必然性工具的角色。不仅如此,人们习惯于从价值观的意义上把自发视为混乱、无序、盲目甚至倒退,把自觉视为积极、能动和进步,并力图在历史活动中消除自发,实现自觉。其实,如果自发因素是由历史自身的运作带来的,具有自然而然的性质,那么其存在就有着客观的历史根据,它无法用人为的方式随意加以消除。相反,如果人们随心所欲地夸大或制造历史进程中的“自觉因素”,那么,其行为往往使历史的发展充满危机和灾难。在判定历史领域中自发因素与自觉因素优劣的尺度,必须与历史规律起作用的性质和方式联系起来。

自发与物化和异化之间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物质生产活动是人类永恒的存在方式,一方面,物质生产活动是一种对象化、物化的活动,它必须同外部世界不断地进行能量、物质和信息的交换,在整个对流过程中,人们在服从自然规律的前提下,扬弃自然的原始特性,使自然服从于人类生存和发展的需要,显示人的本质力量。另一方面,物质生产活动本身蕴含着异化的可能性。正如没有单个人的劳动一样,人们所进行的物质生产活动是以人与人的社会合作为前提的,社会合作本身就包含着劳动的分工。分工使人们在生产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不同,因而通过交换、分配等活动获得的劳动产品的多寡不同,不仅催生出私有制,而且还使人与人的社会关系通过物这一中介而展开,造成异化的社会关系,特别在商品经济条件下,物的关系成为一种支配人的异己的力量,物的创造者反而被物所役使,导致社会机体无意识的、非自觉的、无序的方式运行,本质上表现了私有制条件下历史规律发生作用的特殊方式。

自发性是历史偶然性的实现方式。人类历史的前提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但是,由于历史规律的形成具有超个体性特征,因而,个人活动相对于社会整体而言,具有极大的任意性、偶然性、自发性和非控制性。历史活动的这一特点,使得历史必然性和历史偶然性都借助于自发的形式,通过无数人们的起着偶然性作用的行动实现出来。

自发与自然概念之内涵有契合之点。就自然概念而言,具有多层内涵:一指人们的实践活动还没有触及过的原始自然物,正如马克思所说:“凡不是人的活动的结果,不是劳动的结果的东西,都是自然,而作为自然,就不是社会的财富。”[1]二指自足的不依附他物,包括绝对观念、神的旨意等的独立自在性。三指旧的自然哲学家所倡导的那种外在于人的、固定不变永恒的、隐藏在自然内部的[1]隐秘的特质。四指作为实践活动对象的现实的自然。马克思指出:“在人类历史中即在人类社会的形成过程中生成的自然界,是人的现实的自然界。”[1]因此,“被确定为与人分隔开来的自然界,对人来说也是”[1]。人们在实践活动中,不断地使原始自然变成人化自然,赋予自然以文化的意义,于是,自然过程与历史过程、自然历史与自发历史也就有了不可分割的关联性。

自发历史与自然历史既有共同之处,也有相异之别。自发历史与自然历史的分野在于历史存在和运行的方式不同。从历史的生成方式上讲,自发历史主要指其运行的非自觉、非自主的机制和过程,根源在于“受分工制约的不同个人的共同活动产生了一种社会力量,即扩大了的生产力。由于共同活动本身不是自愿地而是自发地形成的,因此这种社会力量在这些个人看来就不是他们自身的联合力量,而是某种异己的、在他们之外的权力。关于这种权力的起源和发展趋势,他们一点也不了解;因而他们就不再能驾驭这种力量,相反地,这种力量现在却经历着一系列独特的、不仅不以人们的意志和行为为转移的,反而支配着人们的意志和行为的发展阶段”[1]。从与自然史的对比而言,人类历史是自然历史,主要指历史运行似自然的机制和过程。正如马克思所说:“自然界起初是作为一种完全异己的、有无限威力的和不可制服的力量与人们对立的,人们同它的关系完全像动物同它的关系一样,人们就像牲畜一样服从它的权力。”从整个社会历史的活动方式来说,历史既是自发的又是似自然的,两者都表征着迄今为止的人类历史运行的无序的和盲目性方式、状态和过程。

2、自觉历史的内涵

与自发历史相反,自觉历史指人们自觉认识和把握了历史发展的客观逻辑,把主体的任意性和随意性控制和限定在历史规律起作用的性质、范围和后果之内,扬弃其运行机制过程中的自发性、无序性和外在性的最优化社会进程和状态。

自觉历史的主体是有个性的人,他们自身的全部生存条件和社会关系都是在他们自主活动中生成的,他们的自主活动表现了他们天然的禀赋和精神的目的,是他们自由生命的表现,是他们内在必然性的实现。具体地说,有个性的人进行交往的条件与他们的个性不是相矛盾,而是相一致的,由于这些条件对他们来说不是外在的、偶然的,是他们在自主活动中创造出来的、可以加以控制的力量,因而也构成了他们自主活动的条件。

有个性的主体创造了与他们个性相适应的丰富的、全面的社会关系,消除了一切不依赖于个人而存在的社会因素和力量。在这种社会关系中,人的本质力量和才能得到彻底的实现和对象化,每一个人的自由构成他人自由的纽带,私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的对立被扬弃,自觉的分工成为社会生活的有机内容。人们的活动不再被固定在特殊的范围内,每个人在任何一个领域进行自由地表现自己生命力的活动,劳动不再具有谋生的性质,它是一种自我享受和自我肯定的活动。自觉的社会活动以及活动的固定疆域的消解,使人们能够把自己的力量和活动的产物处于自己的控制之下,从而人们生产、交换及其相互关系重新被自觉地驾驭。在自觉历史中,自主活动与物质生产活动相一致,个人的全面发展同自发性因素的扬弃相一致。人们在自由自觉的活动中连续不断的创造,就构成了自觉的不断发展的人类历史。

总之,在理解和把握自发历史与自觉历史时,人们不能简单地对社会历史领域中的自发的、非自觉的现象统统加以拒斥,历史自发的运行方式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有着积极的历史意义,因为它不是人为的自由设计或构想,而是社会机体自发生成的节律或节奏,是历史规律通过各种曲折和偏差的自然而然的进展。

 

二、自发历史条件下历史规律的作用机制

在自发历史进程中,由于分工的强制性、交往方式的狭隘性、生产结构的局限性和利益趋向的多维性,使历史发展的客观逻辑对历史主体来说成为一种异己的、外在的、个人必须服从的强力,历史规律在个人力量的相互冲突中生成并发生作用,其运作机制充满了盲目性、随机性和自发性。

1、历史规律客观作用机制的盲目性和自发性特征

在自发历史条件下,历史规律客观运行机制所具有盲目性、无序性和随机性特征,有其存在的重大历史理由,正是这些偶然性因素的无规则出现、自发因素的不断激活,社会形态才能够从混沌走向有序,历史规律作用机制才能呈现出不同类型的交替或转换。

历史规律客观作用机制的自发性、盲目性和随机性特征,根植于生产方式和交往方式中,直接缘起于强制分工中。因为“只要分工还不是处于自愿,而是自发的,那末人本身的活动对人来说就成为一种异己的、与他对立的力量,这种力量驱使着人,而不是人驾驭着这种力量”。[1]

自发历史在自然经济形态中萌发,在以商品经济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社会得到了充分的发展。在自然经济的条件下,历史发展表现为一种自发的过程。从微观领域说,人们在各自狭小的生存空间内,主动从事与自身所处自然富源密切相关的农、牧、渔业等生产活动,由于自身力量的弱小和对自然条件,包括对外部自然和人自身的自然的过分依赖,个人成为各种形形色色的血缘关系和宗法关系之网上的纽结。血缘宗法关系的罗网、封闭的生产方式,使人们相互之间的社会联系和交往偶然发生。从宏观领域说,社会生活被各种人为的、偶然的势力所左右,强权者的意志、自然灾害等偶发现象,有时甚至导致整个社会面貌的改变,社会运行的自发的、稳定的机制还在孕育中,人的活动的片面性和偶然性使历史规律往往以不断的波动、偏差和反复自发地实现自身的作用。

在自然经济条件下,战争往往成为社会交往的重要手段,据此会出现文明的民族被野蛮的民族所占领的情形。野蛮的民族要在占领地长期统治下去,就必须接受占领地的先进的生产力、经济制度和文化观念,使原有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发生变革,形成新的社会基本矛盾和发展动力,历史规律的作用机制和实现方式就会发生转型,而占领地的生产力和社会制度,由于蛮族的破坏,其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是以对原有的生产力成果的部分或全部毁损为代价的,甚至一些科学发明或创造,由于外敌入侵或内乱,导致生产力成果的失传,有可能退回到原来的起点上,重新开始恢复与重建,以前的历史就是在生产力的破坏和重建的过程中曲折前进的,通过这种强制的方式,改变了历史规律存在和发生作用的历史条件,使新的历史规律产生,旧的历史规律消亡,或者使原有历史规律起作用的时空条件、范围和幅度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