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境遇与道路选择 – 黄启祥

——从阿米什谈中国传统文化的存续

近几年来,阿米什(Amish)现象引起了我国传统文化研究者和关注者的注意,受此影响,我在美国做访问学者期间曾去兰卡斯特阿米什社区实地了解他们的生产方式和生活状态。阿米什人是生活在北美洲的德裔瑞士人移民的后裔,他们主要分布在美国的21个州和加拿大的安大略省,其中最大的在宾夕法尼亚州兰卡斯特(Lancaster)郡以及俄亥俄州福尔摩斯(Holmes)郡。据统计,2008年阿米什人在美国大约有227,000人。[1]

阿米什人是基督新教再洗礼派门诺会信徒。再洗礼派出现于16世纪的欧洲,最初,他们的行为被视为异端,为传统的基督教会和当地政府所不容。迫害和杀戮使他们不得不转入地下或隐居农村,也有许多人远涉重洋到了美洲,希望在那里继续自己的信仰并建立与自己的宗教相一致的社会机构和生活方式,后来发展成现在人们所热烈谈论的阿米什社区。而留在欧洲的阿米什于1937年解体,从此在他们的诞生地销声匿迹。

当年从欧洲漂洋过海到达北美大陆的阿米什人,在300多年过去后,依然笃信自己的传统价值观念,虔诚地奉行着各种传统教规,保持并延续着传统的生活方式。比如,他们规定不得拥有汽车、电话、电视机等现代设施,仍然使用牛或马耕田,使用马车代步。有人称阿米什为现代社会中的文化活化石,有人称之为一个文化奇迹,有人更认为阿米什“为后发展国家和民族如何在现代化进程中维护传统文化和民族特色,提供了一个值得借鉴的范式” [1]。

阿米什现象之所以引起中国学者的关注,是因为十九世纪中期以来中国传统文化面临着存与废的艰难选择。阿米什对待传统的态度和方式似乎为我们对待自己的传统文化提供了一个启示。于是有的学者提出,一个民族不应盲从于“时代潮流”,而应以基于传统的眼光审视环境变化给民族文化可能带来的冲击,努力保持本民族文化的独特性和连续性。这诚然是不错的。但与此同时,他们却对阿米什人对待传统文化的具体态度与方式倍加肯定乃至赞叹,认为阿米什为中华民族文化存续提供了一个可资效仿的模式,并且得出结论说“中国应当成为阿米什”。这就让人难以苟同了,因为他们得出的结论与他们的立论前提正相矛盾。根据他们的立论,中国的文化理应以独到的目光,寻求独具特色的发展道路,而不是一味地遵随西方的某种道路或模式。但是他们为中国文化指出的道路却是让中国放弃已有的现代化道路,而选择阿米什式的发展模式:“中国应当成为一个阿米什!”。如果说在西化这条道路上,民族文化的未来存续令有识之士为之反省深思乃至担忧的话,那么遵循阿米什的模式也不会减少我们的忧虑,甚至可能更甚,因为这无非让我们从一种西方模式转到另一种西方模式。而如果照搬后一种模式,那是非常幼稚的,其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由此也可见一斑,现代西方文化对中国当代学人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就连他们在批判西方现代化时,也不能免于落入西方中心论的窠臼。

 

一、阿米什文化何以能够保存?

阿米什现象被看成美国多元文化共存的一个典型,保护传统特色文化的样板。阿米什文化得以存续的原因是什么?一种主要的观点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他们具有强大的保护传统的内在力量,这其中非常重要的是他们拥有用自己的方式教育下一代的权力。持这种观点的人想以此激发和提高我们整个社会保护传统文化的意识,其用心可贵,令人赞赏。但是这能否解释阿米什现象呢?中国是否要成为又是否能够成为阿米什呢?

强大的保护传统的内在力量,也就是对本民族传统文化的内在认同和保持传统文化的强烈愿望和努力实践,这几乎是每个民族都具有的。近代世界的历史也昭示,主动抵制现代化几乎是世界上大多数民族的最初的本能的反应。在这一点上,阿米什人并不胜于世界上其他民族,那么他们因何保存了自己的传统文化呢?要说明这个问题,我们最好选取时空相近、便于对比的情况,即同时在北美大陆上的阿米什人与印第安人。实际上,北美大陆的原居民印第安人力保自己传统文化和生活方式的愿望一点也不逊于阿米什人,他们不断地抗争,以流血和牺牲的代价反抗来自欧洲的殖民者的占领和驱逐,就是最好的明证。而且谁也不能否认当时印第安人拥有用自己的方式教育下一代的权力,可以用自己的文化传统建构下一代的缺省配置。但是,阿米什人的文化比较完整地保存了下来,并且基本按照他们的愿望向前存续和演化;而印第安人却在整个北美大陆遭到驱赶和屠戮,他们的文化生长力也几乎遭受灭顶之灾。1830年,美国联邦政府通过《印第安人迁移法案》,强迫所有的印第安人迁移到密西西比河西部地区。1887年,为分割印第安人保留地以及促使印第安人改变生活习惯,美国国会通过《达韦斯法案》,为每个印第安家庭分配了土地。十九世纪末,美国政府曾计划专为印第安人成立一个州即今天的俄克拉荷马州。可是俄克拉荷马州的油田被发现后,美国政府改变了主意,印第安人保存土著文化和生活方式的愿望又一次落空。1988年,美国联邦政府颁布了《印第安赌博管理条例》,其中明确规定印第安部落可以在保留地范围内合法经营赌场。赌场让一些印第安保留地快速致富,也使得大批白人在保留地内的土地兴建豪华饭店、大型赌场。印第安人再一次失去了土地,一些印第安人部落也开始销声匿迹。目前,赌博业成为印第安部落的第一大支柱产业,而没有赌场、或赌场生意不佳的地方,印第安人仍生活在贫困之中。赌场还给印第安保留地带来了暴力文化,他们担忧自己的传统文化正在被毁掉。

可见,阿米什文化能够在美国存续下来,并非完全由于他们具有强大的保护传统的内在力量,也很难说最重要的是他们掌握了用自己的方式教育下一代的权力。毫无疑问,强大的保护传统的内在力量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得以保存的必需条件,但阿米什文化之能成功持续下来,更取决于能够容纳阿米什存在的外部环境,也就是美国政府允许其存在,对其文化的发展不作过分的干涉,特别是不将他们驱赶出他们居住与生活的地区,不对他们进行掠夺和屠杀。那么为什么阿米什有这种保存文化的环境而在北美大陆的原居民印第安人却没有这种环境呢?只能这样解释:因为当时阿米什在文化上尤其是在宗教与生活方式上与北美的殖民者和美国统治阶层相近。阿米什人的文化能够在美国存续下来并不是因为它当时很有特色,相反,恰恰是因为它与来自欧洲的殖民者的文化的类同,正是这种类同或亲缘性而不是他们相对于北美殖民者的特异性,使得美国政府对他们网开一面,提供比较宽松的生存条件和保持自己文化的环境。正是在这里,阿米什人与印第安人的差别清楚地显露出来。也就是说,今日的阿米什所以得以幸存,恰恰是因为在当时它不是“阿米什”。因此,延续至今日的阿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