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差异与寻求团结:多元文化语境中的当代哲学精神 – 卞绍斌

冷战结束后,世界形势并没有像一些学者预期的那样,走向一个以自由主义价值观为主导、以宪政民主为支柱的新格局。相反,不同民族、不同文明形态甚至同一文明的不同分支之间纷争和冲突不断,一些学者据此得出结论,认为后冷战时代应该以“文明冲突”这一新的思维范式考察国际事务,以此区别于以往的“意识形态”范式[1]。这一新范式在摆脱以“普遍主义”为思想特质的观念形态上确实前进了一大步,但其把问题的焦点和重心放在“斗争”而非“对话”层面的做法,最终依然没有摆脱“二元对立”思维方式的制约,也无法为寻求人类团结提供合理的价值观。

当前,一个显见不争的事实是,文化(文明)的多样性已经成为我们探询人类面临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的时代背景。人们逐渐认识到,不同文化的交流和对话乃是实现人类团结共存的必要条件。任何单一的文化形式都无法占据绝对主导性地位,那些宣称“普适性”、“普世性”的文化价值观和思维方式注定无法解决错综复杂的群体性问题。

于是,在多元文化语境中探索人类团结的规范基础就成为当代学者应该自觉承担的历史使命。而通过变革哲学观念从而形成契合人类未来发展新的哲学精神也成为一个有着重大意义的理论问题。本文试图对这一新的哲学观念及其精神品格进行初步探讨。首先,我将提出思考当代问题新的哲学范式——“多元文化范式”,解释这一范式的内涵及其应对的重大现实问题;其次,运用这一范式透视以往哲学观念的得失,“解构”而不是“否弃”它们;再次,展现不同学者寻求“人类团结”规范基础的思想方案,揭示其中蕴含的新哲学理念;最后,概述在多元文化语境中,我们应该具备何种契合现时代的哲学意识[1]。

 

一、“多元文化范式”[1]的兴起:理论内涵与现实指向

 

当今时代已经具有了深刻的多样性品质,特别是随着少数民族群体(National Minorities)、次国家民族群体(Substate Nationalisms)、原住民(Indigenous People)、种族宗教群体(Ethnoreligious Groups)以及移民(Immigrants Groups)等少数群体不断伸张自身特有的公民身份或权利(Citizenship),原先抽象的“权利”、“美德”、“认同”模式受到越来越多的挑战。而学者们基于这一新形势提出的“差异的政治”、“承认的政治”、“身份政治”以及“文化多元主义”等术语,正是为了应对众多“少数群体”的权利诉求(Minority Rights)而做出的理论思考和观念创造。在我看来,无论是现实的政治运动还是理论上的解构与建构,其背后都蕴含着一场深刻的“范式”革命,亦即从“普世性”向“个殊性”、“完善论”向“道义论”、“统一性”向“差异性”、“单一性”向“多元性”的转换,我把这一哲学观念上的深层次转换概括为“多元文化范式”的兴起。

不言而喻,本文的“范式”概念与托马斯.库恩的思想创造有着密切的关联。库恩向我们表明,对于科学研究中的不同学派所使用的方法,我们不能像以往那样简单地以“错误”和“正确”来对其性质进行判定,而是在承认它们之间是“不可公度的”(Incommensurable)基础上,最大限度地包容和对待不同的思想方法。鉴于此,库恩结合“常规科学”发展的历程指出“范式”的改变对于科学革命的重大意义。在库恩看来,“范式”转换有两个主要的特征,“有坚定的拥护者”(“科学共同体”的形成)以及“众多实践者去无限制地解决种种问题”(“问题语境”的确立)。“范式”革命实质是“世界观”的改变,“在革命之后,科学家们所面对的是一个不同的世界”[1]。

以此标准来衡量,“多元文化范式”足以成为把握当今哲学现状及其未来精神走向的一个重要的思想方法和价值观念。面对一个多元文化并存的世界,国内外众多学者在这一领域已经作出或正在作出众多有分量的成果,特别是在过去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围绕文化多样性进行讨论逐渐成为当代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领域最为活跃的主题。严肃认真地对待多元文化的兴起,在此基础上形成的“文化多元主义”思潮,某种程度上已经对先前占主导地位的自由主义理论构成了极大挑战[1]。

在现实层面上,“文化多元主义”也已经成为探询民族国家内部和国际纷争的重要思想方法和基本准则[1]。特别是随着“少数群体权利”的伸张不断扩展,民族国家的建构和国际规范的制定都需要一个新的合理性的思想观念作为支撑。特别是在“后冷战”时代,西方某些学者所期望的自由民主体制“一统天下”的场景并未实现,相反,族群之间、文明形态之间的冲突和斗争此起彼伏,甚至有无法调和之势。在严峻的现实面前,只有转换我们的思维范式,在解决现实问题中提出相应的新哲学观念,这是无论西方哲学还是中国哲学的研究者都应该直面的理论境遇。也在这一意义上,中西哲学精神的比较性探讨的目的应该是对共同性的人类性问题提供各自有益的思想方案,而不是为了显示甚至夸耀自身的优势[1]。

在这里,我不想对“多元文化范式”作出“定义性”的描述,因为这一范式所体现的哲学观念恰恰是“反本质主义”的[1]。大体上来说,“多元文化范式”一方面是对传统形而上学“同质性”、“客观性”取向的反叛,这是当代哲学所共同应对的目标;而更主要的另一方面是,“多元文化范式”对当代哲学所取得的成果进行省察和探讨,特别是对当代哲学所致力于论证的自由、平等的宪政民主制度进行前提批判,揭示这一体制在伸张自由平等的背后所蕴含的等级关系和权力关系,比如“普遍主义”的“人权”和“公民身份”模式,指认这一模式在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