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中描述的以色列人的宗教 – 陈贻绎

听说过圣经的读者都会对其中所反映的宗教有一些方方面面的印象。这些印象有的可能是通过阅读其中的章节得到的,有的可能是通过对和圣经有直接关系并奉之为经典的两个宗教的教规和文化了解到的。这两个宗教是犹太教和基督教。我们下面所要列举的在古希伯来语圣经写作的漫长岁月中的许多阶段所反映出来的以色列人的宗教信仰和习俗,是和今天的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信仰有大量的不同的。不仅如此,圣经中所反映出来的以色列人的宗教信仰和历史上很多阶段的基督教和犹太教也在大量的原则和细节上大相径庭。[1]下面总结出来的方方面面立足于两个方面的资料。一个是希伯来语圣经本身的文本中的内容;一个是在叙利亚-巴勒斯坦地区出土的考古资料。[1]

以色列的神

以色列人眼中到底有几个神?

标准的关于犹太教、基督教的定义都会提到这两个宗教是一神教(monotheism),也就是说,这两个宗教只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神的存在,并且也只崇拜这一个神。那么我们来看看在圣经的世界里面,这个说法是自始至终都成立的吗?

 

希伯来语圣经中的神的名字叫做“亚卫(希伯来语יהוה,拉丁字母转写是yhwh,英文一般写为Yahweh)”,通常中文的传统翻译是“耶和华”。[1] 他[1]不是希伯来语圣经中唯一被提到的神。这个不是唯一是有两个方面的:一个方面是以色列人承认外邦有外邦自己的神,另一个方面是以色列除了亚卫这个“大”神以外还有具有神的地位的“小”神。

外邦有外邦的神

希伯来语圣经在许多地方是承认世界上的其他民族是有自己的神的,也就是说,并非以色列的这一个神统治和领导全世界所有的民族。这个信息是我们反向推导出来的,也就是说,当圣经中的神亚卫谈论起外邦的神(的相对低能)时,我们自然也就得出了以色列人眼中是有这些其他的神的:

 

这样,亚卫独自引导他,并无外邦神与他(你的父亲)同在。(申命记32:12)

 

和其他的神相比较,亚卫在以色列人眼中应该是更加出色的:

 

亚卫阿,众神之中谁能像你,谁能像你至圣至荣,可颂可畏,施行奇事。(出埃及记15:11)

 

这其实也是摩西十诫第一条所言的前提假定——就是除了亚卫还存在其他神的,否则也就不必费劲嘱咐以色列人了:

 

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出埃及记20:3)

 

在下面的“神也犯嫉妒”这一小节中,我们还可以看到更多的例子。这种承认其他的神的存在的状况,宗教学者有时称其为“多神存在,一神崇拜(monolotry)”,有时称为“多神存在,一神信仰(henotheism)”。

以色列的神还有孩子和随从(天使)

亚卫并非希伯来语圣经中的唯一的神的另一个方面表现在他还有一批帮手,这批帮手有的时候被称为“神的儿子(Sons of God)”,“天的军队(Host of Heaven)”,有的时候干脆就被称为“星星(Stars)”。

 

那时晨一同歌唱, 神的众子也都欢呼。(约伯记38:7)

 

米该雅说,你要听亚卫的话。我看见亚卫坐在宝座上,天上的万军侍立在他左右。(列王纪上22:19)

 

有的时候称为“亚卫的军队(Host of Yahweh)”,

 

约书亚靠近耶利哥的时候举目观看,不料,有一个人手里有拔出来的刀,对面站立。约书亚到他那里,问他说,你是帮助我们呢,是帮助我们敌人呢。他回答说,不是的,我来是要作亚卫军队的元帅。约书亚就俯伏在地下拜,说,我主有甚么话吩咐仆人。亚卫军队的元帅对约书亚说,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的地方是圣的。约书亚就照着行了。(约书亚记5:13-15)[1]

 

逻辑推理,这些神的军队或者儿子自然也有神的地位,虽然对于亚卫这个主神相对地位似乎低些,但是也应该是神。在希伯来语圣经中还有另外这么一批叫做“天使(angels, 希伯来语מַלְאָךְ)”的角色,应该说至少也是有神的特性的,他们是可以和神进行随意的交流的。这些天使的一个重要角色就是为神给人类传递信息。例如,在创世记中雅各的梦中,

 

梦见一个梯子立在地上,梯子的头顶着天,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来。(创世记28:12)

这样,希伯来语圣经中神的集群并非是亚卫独一位了,而是一个由主神亚卫领导,下面有一批“神子”,进而下面又有一批“天使”的三级制度体系了。如果我们对古代叙利亚-巴勒斯坦地区的文化历史进一步探究,发现比希伯来语圣经最早的作品成书的年代还早几百年(公元前1200年)的乌加里特文化中,神谱的体系便是如此,一方面不仅仅有一位主神厄尔(El),这位主神还有一位妻子阿舍拉(Asherah),他们还有一批儿子女儿,各司其职。学者们多年的研究基本确认了以色列的文化宗教只是整个叙利亚-巴勒斯坦地区文化宗教体系中的一个分支。[1] 而以色列的宗教体系并非只是一成不变地继承了乌加里特的宗教体系,而是进行了改革。在以色列的宗教信仰中,主神亚卫的地位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他集合了许多“子女神”的功能于一身;而那些原来各司其职的“子女神”基本上都失去了具体的功能,而成了主神的意愿的执行者和协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