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日本神道的伦理 – 牛建科

 

日本的神道教(日本一般称“神道”,我国一般称“神道教”),是在日本固有的民族信仰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精神行为,是日本固有的民族宗教。神道除了其宗教性和政治性的意义之外,还具有伦理道德的特性。神道伦理反映了日本民族意识的重要侧面,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日本民族的生活信条。

移植与创新是日本思想文化发展的显著特点,在日本伦理思想的形成与发展过程中也同样体现了这一特点,明治维新以前(即近代以前),日本在吸收儒佛等外来思想文化的基础上,最终形成了神道伦理、儒教伦理和佛教伦理。“神、佛、儒三教对日本人的生活来说,分别起到了如下的作用:即神道是‘村’的宗教,佛教是‘家’的宗教,儒教是伦理。……可以说,这种状况大体上形成了现代日本的社会与文化。”[1]作为传统的伦理思想,可以说,神道伦理是日本伦理思想的核心和基础,代表了日本人基本的价值取向和精神追求。

 

一、神道的伦理特性

弥生时代(公元前2世纪—公元3世纪)前期,在为祈求神灵保佑农业丰收和丰收后答谢神灵恩德的祭祀场上逐渐形成了原始神道,这种起源于万物有灵的自然宗教,祖先崇拜和自然崇拜是其主要内容,重祭祀是其主要特点。原始神道之后,虽然神道又经历了神社神道、国家神道、神社神道和独立神社并存这样几个历史发展阶段,但直至今天,神道还是一个特别重视祭祀的宗教,因此可以说,神道是一个特别重视行动的宗教。作为重视行动的神道,在人们敬神、向神祈祷的神道活动中,是通过神的意志来规范自己的行动的。因此,神道要从“神意”(“神之御心”,神的意志)中寻求其伦理的最终根据,也就是说,“神意”之所存乃日常生活伦理规范之所在。而这种求诸神意并使之成为自己生活规范的虔敬态度,就是日本人所谓的“真心”(まごころ)。

神道在其两千多年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伦理思想和道德规范。在日本最古老的文献,同时也是日本神道原典的《古事记》(712年编成)和《日本书纪》(720年编成)中,还可以看到“アカキ心”、“キタナキ心” 这样的词汇,“アカキ心”也写作“明心”、“赤心”、“丹心”等,都是清明之心、真心的意思;“キタナキ心”亦写作“浊心”、“黑心”,是邪恶之心的意思。总之,相对于邪恶之心的“キタナキ心”,日本人自古以来推崇的是作为清明之心、真心的“アカキ心”。

圣德太子之后的日本第40代天皇天武天皇(673年-686年在位),把明、净、正、直、勤、务、追、进八个字作为冠位的名称,这八个字充分体现了致力于以“真心”(至诚之念)为基础的道德活动与修养的神道精神、神道的道德生活规范。明净正直之“明”是一种明朗快活的心情,“净”是指洁净、没有秽浊的清爽之心,“正”是指表里如一、不虚伪的公明正大之心,“直”是指正直不偏之心。总之,明净正直是日本民族自古以来所尊崇的“真心”(至诚之念),是一种明快的生气勃勃的清爽之心。而勤务追进则是“真心”的发动,今天的工作今天做,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就是“务”;进而明天的工作也在今天做,并且不只是为自己,还要为他人为社会尽力,这就是“勤”;不落后于他人,不落后于时代,这就是“追”;在更积极的意义上,敢于为他人先,为时代先者就是“进”。这种勤务追进正因为是发自于明净正直之心、“真心”,所以也才具有了伦理道德的意义[1]。

这样,明净正直之心,作为“真心”就构成了神道重要的伦理基础。因此,在奈良时代(710-794)的宣命当中,屡屡可以看到“明净直诚之心”、“清明正直之心”、“清直诚之心”、“明净心”等词语,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到,明净正直之诚心、“真心”是神道道德生活的重要规范。这种道德规范自然也是一种厌恶污秽、喜爱清净的思想。在《古事记》、《日本书纪》中已有记载的神道传统的禊祓行法,就是求得身心清净、去除罪恶污秽的重要方法。意味着通过从外部洁净身体而达到精神净化这样的内部清静,并且消除道德上的罪恶,心机为之一转,从而获得生生发展。这样的神道行法具有实践道德的意义,实际上也是这种尊重明净正直之心的具体体现。

伦理是有关人际关系的自然法则。作为宗教伦理,虽然归根结底也是处理人际关系之理的,但就关系的维度来讲,却不仅仅局限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它至少应当包括神人关系、神与自然的关系、神之下人与自然的关系、神之下人与人的关系。神道是多神教,过去有八十万神(《日本书纪》)、八百万神(《古事记》)、一千万神(《万叶集》)、一千五百万神(《出云国风土记》)等种种说法。从《古事记》、《日本书纪》的神话来看,造化三神(天御中主神、高御产巢日神、神产巢日神)具有“产灵”的能力,即神秘的生成能力或生殖能力。正是由于神的这种“产灵”的能力,使得神与人及自然万物之间具有了一种生与化生的血缘关系,因此,神道主张神皇神统,万世一系;基于这种血缘关系,神、人、万物是又是一种互惠的关系,这一点从伊势神道“神垂以祈祷为先,冥加以正直为本”(《倭姬命世记》)这句格言就可以得到说明。由此我们可以认为,正是上述在神道活动中所自然形成的明净正直之心、“真心”使日本神道具有了伦理特性,并且构成了神道宗教伦理的基础。

 

二、神道伦理内容举要

 

作为日本传统信仰和生活信条的神道,其核心内容源自于日本的神话和古代传说,在上述明净正直之诚心、“真心”、勤务追进(大体上与“工作精进”相当)

等基本伦理精神的基础上,中世以后又吸收了儒学的智、仁、勇、五伦、五常和佛教的五戒、十善、八正道等内容和说教,逐渐形成了敬神崇祖、报恩感谢、忠孝、诚实、正直、清净洁白、勇壮、快活、中庸、温和、朴素、宽仁、亲和、调和、爱国、和平等神道德目。敬神崇祖是神道伦理的特征,清明正直是神道伦理的基础。以上德目中的诚实、正直、清净洁白、朴素、温和等全是清明正直之心的体现。

崇祖与敬神具有不可分割的关系。祖先崇拜和自然崇拜是神道的两大支柱,天照大神作为日本民族的祖先受到崇敬,因此,敬神与崇祖是不可分割的、是同一行为的两个方面。祖先崇拜的伦理,包含了子孙对祖先的亲爱之情和报恩感谢之念,即所谓“报本”的思维方法,并且还包含了子孙对祖先的孝道和祖先对子孙的爱护之心。这种祖孙一贯精神,被视为日本民族生生不息而发展起来的民族生命之流。

祖先崇拜并非日本所特有的,中国、朝鲜半岛以及东南亚的稻作文化圈,几乎到处都有这样的信仰。但是,在这些地区,祖先崇拜只是民间信仰,而日本的祖先崇拜则是被纳入宗教教理的正式信仰。古代日本人认为,人死后肉体归土、灵魂去往“他界”[1],祖灵在那里守护着家庭和国家。“他界”就是“魂的故乡”、“神的世界”,每年的正月和盂兰盆节,祖灵就从他界回到各家的神棚、祖灵棚,接受子孙们的供奉,并且给子孙们带来幸运。这就是日本独特的“祖先崇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