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圣经》的婚姻家庭观试析当代中国人的婚姻家庭状况 – 贺璋瑢

三十年来的改革开放和社会变迁,使得中国人的婚姻家庭领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婚姻方面,这种变化主要表现在:婚姻的越来越开放化,各种伦理界限和风俗习惯一再被冲破。婚姻的私人性得到强调, 人们不再看重法律认可、社会舆论和社会承认。人们在结婚对象上的一些禁忌也纷纷被打破, 同性恋、老太太嫁小伙子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浪漫爱情式的情感不再是婚姻的唯一基础,婚姻关系也不再是终身的承诺,结婚、离婚、再婚, 婚姻的不断振荡和整合重组, 是当今社会的一道新景观。在家庭领域,这种变化主要表现在:一是家庭结构的变化,除了核心家庭外,还有AA制家庭、丁克家庭、单身家庭、周末家庭、空巢家庭、合同家庭、群居家庭、虚拟家庭甚至人与动物组成的家庭等。二是家庭的功能也越来越社会化,儿童教育、老人赡养的功能很大程度上移交社会承担,就连像性、生育、情感抚慰这样一些过去只在家庭中才能得以实现的功能, 现在也可以通过“一夜情”、“借腹生子”、“网恋”等形式在家庭之外实现出来。

上述变化说明:人们在婚姻家庭方面的伦理价值观念正在从一元走向多元,这体现出了社会正日益由封闭走向开放;不过,也应实事求是地看到,当代中国正处在一个历史转型时期, 传统的婚姻家庭道德正日益式微,过度张扬的个性、追逐利益的功利意识使得许多人浮躁不安,这使得当代中国人的家庭伦理生活正面临巨大的道德困境。

婚姻家庭伦理的价值导向应如何定位?婚姻家庭内部人际关系的和谐程度与全社会的和谐程度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这些问题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重视和思考。而《圣经》不仅是一部宗教经典,其中也有包括婚姻家庭伦理在内的许多社会伦理的内容,如性爱的美善、婚姻的神圣、关于独身、离婚、以及夫妻的相处等,人们在阅读它时既可以了解到基督教的婚姻家庭伦理,同时也使得我们不得不对现代人的婚姻有一番审视和反省……

一, 人为什么要恋爱结婚?

如今自愿独身过一辈子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不再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作为人生必须要完成的功课,不把恋爱与婚姻作为人生轨迹中一个必要的环节和必须经历的阶段。这使得独身男女的比例有所上升。抛开婚姻市场的性别比例失调是造成很多人、特别是穷困地区的男性终身未婚的因素外,大龄的青年单身白领、尤其是女白领独身的现象在大城市越来越普遍,如去年的一项调查发现北京的“剩女”居于全国之首,竟达50万之多。

人为什么要恋爱结婚?不可否认,性是婚姻的自然基础,满足性需求是人们结成婚姻、建立家庭的一个强烈的内在动因。孟子与告子在讨论人性的时候,告子曰:“食色,性也。”[1]这四个字言简意赅地表明了世上的男男女女对于性的需求,就如同吃饭一样,是人的本能和天性。孟子对此没有反驳,说明他认同告子所言。孟子也云:“好色,人之所欲。” [1]他还说:“人少,则慕父母;知好色,则慕少艾;有妻子则慕妻子。”[1]可见圣人对性并不贬斥。

本来嘛,性爱是人的最本能的欲望之一,是贯穿人类全部需求层次的最为基本也最为重要的一种需求。同时,它又是人类生物性的最高境界,是灵与肉浑然一体的神圣需求。阅读《圣经》,人们在《圣经》中会惊奇地发现《旧约》中的《雅歌》有对两性之爱的讴歌与赞美。雅歌论爱,开宗明义就在书名说出来:爱是一首歌,而且是歌中的“雅”歌。希伯来语言中并没有最高级的形容词,而用“王中之王”来形容最伟大的王,“歌中之歌”来形容最伟大的歌。《雅歌》是“歌中的雅歌”,男女之间的爱不仅在《雅歌》中得到了最诗意的描述,而且《雅歌》中的许多篇章都有着性的暗示,表达了对性爱生活的渴求,如:

(新郎)……

我妹子,我新妇,

乃是关锁的园,

禁闭的井,封闭的泉源。

……

你是园中的泉,活水的井,

从黎巴嫩流下来的溪水。

(新娘)

北风啊,兴起!

南风啊,吹来!

吹在我的园内,

使其中的香气发出来。

愿我的良人进入自己园里,

吃他佳美的果子。[1]

 

上述诗歌中的用词如“果园”、“井”等其实是女子性器官的隐晦表达。《雅歌》中充满俯拾皆是的性爱描写,难怪乎有人认为,“在写恋情的诗歌方面,全部古代诗作无出其右者,对于两性爱情表现的大胆,对于两性肉体美描写的露骨,比东西方古代的诗作都超过了。”[1]值得注意的是:《雅歌》中大部分的对性爱的赞美和渴望是以女性的口吻发出。《雅歌》清晰地向人们显示:性爱是造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