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共同体的多维度 – 安伦

宗教共同体,作为一个背离西方中心论的宗教命题问世以来,已经受到国内宗教学界和宗教界的关注,并且在一些重大的学术研讨会上成为学者们热议甚至辩论的话题。赞成的学者认为,宗教共同体在中国乃至东方社会有其传统实践和社会认同基础,是在全球化时代消除宗教间的对立冲突,发挥宗教的积极功能,构建和谐社会的一种可行的选择,值得深入探讨和推动。迄今为止的反对者几乎都没有阅读理解我对宗教共同体的论述,仅凭“望文生义”就把宗教共同体认定为将各宗教合并成一个宗教,从而对其可行性和合理性表示质疑。我所主张的“‘宗教共同体’既不是单凭想象创建的一种新兴宗教,也不是由现有宗教合并而成的单一宗教,而应当是人类顺应全球化趋势为了共同生存发展而必将形成的各宗教信众和教派多元通合、和而不同、和合共生的信仰机制。它要求各宗教放弃对立排他的因素,但不要求各宗教放弃各自的特色和身份。”[1]由此可见,后者反对的与我所主张的是完全不同的宗教共同体。

从认真探讨研究宗教共同体的学者情况看,一些人偏重于关注宗教共同体的组织实体构建。在我国现有的宗教学认识框架中,这当然是无可厚非的。但我个人认为,宗教共同体还有多个其他的维度,同样甚至更具有理论和实践意义,同样值得关注和探讨。就此而言,宗教共同体可以从至少七个维度加以探讨,分述如下。

一、信仰维度

宗教学的奠基人穆勒认为,世界各种宗教信仰尽管形态和现象千差万别,但本质上却是相同的,都是基于对神即无限者的体认,宗教是联结有限和无限的桥梁;宗教观念发展经历从多神教到唯一神教的进化历程。“一切宗教的基本要素之一,就是承认有神灵的存在,那既不是感性所能领悟的,也不是理性所能理解的。”[2]“把人与动物区分开的是宗教......是指一种心理能力或倾向,它与感性和理性无关,但它使人感到有‘无限者’的存在,于是神有了各种不同的名称,各种不同的形象。”[3]这可能是对宗教信仰本质的最深刻的洞见,也是被许多后继宗教学者严重忽视的洞见。据此,我们可以对穆勒的观点做三重归纳和推论。其一,所有宗教信仰,无论其声称是有神论的还是无神论的,信仰人格神的还是非人格神的,事实上都是有神论的。没有对神或无限者的体认就形不成宗教。其二,神或无限者是难以认知、难以言说的,进化到较高阶段的各种宗教信仰都有对于唯一终极神的不同体认或名称。其三,如果宗教是联结有限和无限的桥梁,那么各宗教就是联结有限和无限的不同桥梁。

著名宗教哲学家希克的宗教多元论观点可以说是穆勒观点的延伸。他认为,鉴于终极实在即神的含混性和不可知性,各宗教的终极信仰对象如上帝、梵、道、天、安拉、神等等都是人类对同一终极实在的不同体认和回应,如同众盲人对同一大象的不同体认和回应。[4]

其实,穆勒和希克的观点并非独特的创见。数千年以来,世界各宗教传统中的圣者精英几乎都达到了类似的认识高度,如老子对道的体认、孔子对天的体认、《奥义书》作者们对梵的体认、《可兰经》中对真主安拉的体认、基督宗教大师阿奎那对上帝的体认、犹太教大师迈蒙尼德对神的体认等等。“实在唯一,圣者异名”[5],或者说各宗教以不同的名号称呼的终极神圣同一,是信仰者对神的体认达到一定高度后能够认同的共识。当然,这里的“神”是指被各宗教冠以道、天、梵、安拉、上帝等无数不同名称的终极神圣,亦即学者们所称之无限者、超越者、永恒者、超自然、终极实在、绝对精神等等。

综合古往今来宗教(学)界大师精英的洞见,如果各种宗教信仰的本质相同,都基于对无限者的体认和信仰,各宗教都是通向同一无限者的不同桥梁(当然,有些宗教会通过多神、拜物等子系统,但最终指向还是终极神圣),那么各宗教派别及其信众从终极意义上讲就都是同一无限者的信仰者,彼此地位平等,有可能超越宗教传统的差别形成信仰的共同体,通过彼此交流借鉴增进对无限者的体认和信仰,消除彼此之间的对立冲突,共建手足之情。事实上,东方国家如印度和中国,对于诸神同一观念有传统的认同基础,原本就不存在相互对立排斥的宗教组织实体,因而在不自觉中早已形成了信仰共同体的一些形态。如果经过有意识的努力,构建信仰共同体并非难事。罗伯特·贝拉等学者指出的美国公民宗教现象,其实也含有信仰共同体的某些要素。信仰共同体符合宗教信仰的本真,能够从思想意识上有效消除宗教间的对立冲突,其构建比宗教共同体的组织实体构建相对容易,是宗教共同体的最重要维度,也是追求世界和平的有效途径。神是信仰的核心,信仰是宗教的核心,信仰共同体则是宗教共同体的核心。从宗教信仰的本质意义上讲,宗教共同体也可以被称为信仰共同体。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快,消除文明冲突的需求日益紧迫,建立信仰共同体的话题将必然进入人们关注的视野。

构建信仰共同体的障碍将主要来自两个方面:学者的非信仰者立场和宗教基要主义排他势力。世界各主要宗教,无论信仰人格神还是非人格神,基本上都有各自的终极神圣,而且深信其真实存在,是宇宙的唯一主宰。从逻辑上讲,宇宙的唯一主宰或终极神圣如果真实存在,就必然是同一的。因此让各宗教信众认识和接受诸神同一的观念并不困难。例如,信众占世界人口约54%的亚伯拉罕三宗教由于其《圣经》关联关系,其所信之唯一神同一是业经证实公认的。中国人以天命观等形式全民信仰的天就是亚伯拉罕诸宗教中的上帝也是有据可查的,与“天”同义的“上帝”一词最早见于商代殷墟甲骨文,后来基督宗教传教士取用自儒教五经。仅此两例中的诸神同一认同者就占到世界人口的绝大多数,其他事

 


[1] 见卓新平、安伦:《世界宗教能否走向“共同体”——关于全球化宗教发展愿景的对话》,载于《学术月刊》2010年7月号,第9页。

[2] 麦克斯•穆勒:《宗教学导论》,陈观胜、李培茱译,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第18-22页。

[3] 同上,第10页。

[4] 见约翰·希克:《宗教之解释》,王志成译,四川人民出版社,2003年。

[5] 《梨俱吠陀》,I:16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