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侯活士的觀點談中國教會對社會的責任

陳尚仁 台灣神學院

一、前言

侯活士(Stanley Hauerwas)是當今美國最具影響力的基督教倫理學者之一。因為他的倫理學所表現出來的基督教立場鮮明,對於美國社會的文化和社會思潮提出了諸多犀利的批評。贊同他立場的人,視他為當今美國教會的中流砥柱。關於教會與社會的關係,他有非常獨特的看法。侯活士認為教會首要的社會任務不是去改造世界,而是在這個黑暗的世界中作光作鹽並見證上帝的國。但是,侯活士這樣的陳述讓另外一些人批評他的教會觀是要教會從這個世界中撤離出來,因此稱他為「小派主義」(secterianism)。

侯活士的觀點對於廿一世紀的中國社會及中國政權統治下的基督徒相當具有啟示。自從中國政府對宗教採較開放的態度以後,中國的基督教會蓬勃發展,教會對於社會究竟具有什麼樣的責任成為一個重要的課題,本文在探討侯活士的觀點之後,將對其觀點提出評價,並且申論其對於中國教會的啟示。

二、侯活士對教會的看法—客居的異邦人

侯活士對教會和基督徒的看法可以從他的書名中得到一個大致的輪廓。侯活士認為基督徒是具有異象和美德的一群人(Vision and Virtue, 1974),基督徒應該有基督徒的品格(Character and Christian Life, 1975),而教會就是這群有基督徒品格的人,共同生活在一起所組成的社群(A Community of Character, 1981)。基督徒應該謹守耶穌的山上寶訓,成為使人和睦的人,並且形成和平的國度(The Peaceable Kingdom, 1983)。基督徒是教會是承載上帝故事的社群,在地上是客居的異邦人(Resident Aliens, 1989)。本文因為限於篇幅和筆者能力的關係,無法完整呈現侯活士對於教會的觀點,於是只選擇其中特別與「教會與教會」此一主題較為相關的觀點,作為呈現。我希望在局部地呈現他的教會觀之後,能夠站在今日華人基督徒的處境,思考他的教會觀點,可以給華人的教會什麼啟示。

客居的異邦人

在《客居異鄉人》1(Resident Aliens)一書的前言,侯活士和韋里門(William H. Willimon)就引用腓立比書3:20「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並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穌基督,從天上降臨。」活侯士相信基督徒在這個世界上是暫時寄居的,因為基督徒相信末世終要來臨。基督徒在世人眼中是奇怪、獨特(odd)的一群人,主要原因是因為他們相信一位奇怪的上帝。2

在《客居異鄉人》的第五章一開始,侯活士講了一個發生在教會的小故事。桃樂絲(Dorothy)是某個教會兒童主日學小學三年級班的永久成員,她在班上負責發鉛筆、點名、和收鉛筆,剛開始許多主日學學生都以為她是老師的助教,主日學學生長大以後,她仍然在三年級班發鉛筆,後來才發現這個世界稱桃樂絲是唐氏症(Down syndrome)。當桃樂絲在五十餘歲去世時,整個教會參加她的葬禮。沒有人提到她是智能不足,大家都說自己是如何幸運能夠認識桃樂絲。3

這樣一個温馨的故事,可能帶給人不同的回應。也許有人會認為尊重並幫助像桃樂絲這樣的人只是一個社會文明進步的象徵,但是這種價值觀其實並不是非常一致而普遍地為西方社會所接受。最明顯的例子,在討論墮胎的倫理議題時,有許多效益主義者便主張弱智者是較不具有「價值」的生命,而主張在發現胎兒具有類似「缺陷」時,應該墮胎。

活侯士引用馬太福音18:1-5,當耶穌的門徒問「天國裡誰最大?」耶穌便叫一個小孩子來,使他站在他們當中,並說:「凡自己謙卑像這小孩子的,他在天國裡就是最大的。凡為我的名,接待一個像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活侯士指出這個世界把像桃樂絲這樣的人視為不重要、甚至是有問題的人,而教會把桃樂絲視為社群中的寶貝,視為社群當中重要的一份子時,教會就是在活出耶穌所教導我們的故事。4

活侯士認為基督徒是一群相信並追隨耶穌基督的人,但是在世人的眼中耶穌基督本人的行徑和他的教訓都是奇特的,任何願意相信他並追隨他的人,也必定是或會成為一群奇特的人,奇特的程度足以令世人認為基督徒並不是這個世界上的人,基督徒乃是一群暫時寄居在地上的異邦人(aliens)。基督徒因為相信耶穌基督而共同生活在一起,成為教會,但是若相對於不相信耶穌的人,基督徒在世上就好比是僑民,而教會就是僑居地。

在耶穌的教訓中,山上寶訓可以說是最怪異的、最令人不解的。但是活侯士主張耶穌的山上寶訓就是要按照它簡單字面的意思去了解和遵守。侯活士指出當耶穌在山上寶訓屢次說:「你們聽見有話說...;但是我告訴你們...」5,第一種說法「你們聽見有話說...」是指妥拉-猶太人的傳統,而第二個句子「但是我告訴你們...」。耶穌不但沒有緩和以色列人作為上帝子民和這個世界的區別,反而是更加深了上帝子民和世界的區別。耶穌山上寶訓的倫理要求,例如「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裡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強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太5:38-41)」,在世上的人看來是不合理的,但是基督徒因為相信並且願意把這教導生活出來,所以基督徒就會成為一群奇特、與世界不同的人。

有許多人對於耶穌山上寶訓的倫理教導難以實踐,提出許多解釋,如:「耶穌只是為他自己發言。他是道德上的完人。他並非要我們按照字面的意思去遵守。」但是活侯士堅持耶穌所給的教導,明顯地就是針對我們日常生活中常見的情形,如有人攻擊我們,做出對不起我們的事。耶穌就是要我們實際地照他的教導去行,如此行的就是他的門徒。6

活侯士反對雷茵霍.尼布爾(Reinhold Niebuhr)在《道德的人與不道德的社會》(Moral Men and Immoral Society)對於耶穌的山上寶訓的解釋。尼布爾主張耶穌的山上寶訓只能運用在單純的個人與個人之間的關係,當許多的個人集合成為一個複雜的社會時,就必須很實際地考量到人的本性。也許耶穌真的教我們要愛敵人如己,但是我們現代人在複雜的社會中,要把這樣的愛運用在社會問題時,就會遇到許多問題。尼布爾於是主張追求社會公義是對於耶穌所教導的單純、個人化的愛的社會性實踐。活侯士反對尼布爾的說法,活侯士主張山上寶訓不只是針對個人的教導,它更是給基督教社群的教導。因為當每一個基督徒作為和社群脫離的個人時,基督徒就更容易失敗,沒有活出基督徒的生活樣式。唯有每一個基督徒成為非暴力的社群──教會──的一份子時,才能使每一個個人做得更好。7

教會就是這樣一個由相信耶穌的教導並相信上帝國的敍事(narrative)的人所組成的社群。經由「耶穌基督是道路、真理、生命」的真理,基督徒知道自己是誰,也才知道如何去看待這個世界。基督徒生活在一起成為教會,但是基督徒之所以生活在一起,主要並不只是為了要生活在一起。基督徒生活在一起,是為了使我們的想望和需求和真實的故事一致。藉由生活在一起,基督徒能活出真實的故事。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