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 包容 责任 诚信- 曹斌

—对宗教与上海城市价值取向的思考

上海市民族和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任 曹斌

2011125日)

各位专家学者、朋友们:

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有缘和大家相聚在这里,共同参与由华东师范大学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和美国加州基督教与中国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宗教与社会公共领域”学术研讨会。在此,我谨代表上海市民族和宗教事务委员会对本次研讨会的成功召开表示衷心的祝贺!

今天在座的很多都是老朋友,一个多月前,我们曾一起参加了由上海大学主办的“宗教与慈善国际学术研讨会”。正式表述前,在这里请允许我再一次致谢。感谢学术界的朋友们多年来对上海宗教工作的支持,衷心希望我们之间的良好合作关系能继续保持,彼此之间的互动能日益频繁、友谊能不断巩固与扩展。

大家知道,中共第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目标。在前不久召开的上海市委九届十六次全会上,市委书记俞正声讲话时强调,文化是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的灵魂,而价值取向就是文化的灵魂。讲文化建设,首先要思考和推动价值观建设。要结合上海历史文化积淀和现阶段发展实际,积极倡导“公正”、“包容”、“责任”、“诚信”的价值取向。鉴于此次研讨会的主题是“宗教与社会公共领域”,借此机会,我想围绕这“八字”价值取向谈谈个人对宗教与宗教事务的思考,求教于各位专家学者。

首先,公正是政教关系和谐的基础

倡导“公正”的价值取向就是倡导坚持公平、正义和公道。就宗教事务来说,公正是政教关系和谐的基础。宗教信仰自由,是宪法保障的权利。十七大新修订的党章总纲也增写了“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团结信教群众为经济社会发展作贡献。” 这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对宗教问题的认识更加清醒和自觉。

政教分离是宗教信仰自由的制度保障,现代国家将此作为处理政教关系的价值取向。我国有了宪法的保证和党章的指引,宗教事务领域的公正,就可以细化为以下几点:第一、政教分离;第二、各教平等;第三、依法管理;第四、政治参与。其要点则为:国家尊重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依法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宗教在国家法律、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开展活动,不得干预行政、司法、教育等国家职能的实施。国家保持公正立场,对待各个宗教一律平等,一视同仁,国家政权不能被用来压制某种宗教,也不能用来扶持某种宗教,任何宗教都不能超越其他宗教在法律上享有特殊地位。为了保障公共利益和包括信教者在内的全国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政府依法对涉及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宗教事务进行管理,但不干涉宗教团体内部事务;宗教组织也不能以政教分离为借口不服从政府的依法管理。虽然实行政教分离,但信教公民同其他公民一样,享有同等的政治权利,不得因宗教信仰不同造成政治权利上的不平等现象。

政教分离重在保持立场的公正。大家对2008年以来发生在韩国的政教冲突应该仍有印象。为抗议政府的宗教偏向行为,韩国数万佛教徒聚集首尔,举行“谴责破坏宪法并进行宗教歧视的李明博政府的佛教徒大会”,并绝食示威,抗议政府宗教歧视。我感到,韩国佛教团体所列举的24件宗教偏向事例中,不会完全都是由政府和总统介入的,但李明博作为继李承晚、金泳三总统之后的第3位信奉基督教的总统,在公开场合的立场表态是有失偏颇的。这也警示我们,作为执政党和宗教事务的管理者,维护国家法律对政教分离、各教平等的原则,不仅体现在严格执行法律上,管理者的立场、行为乃至言论的公正,对于和谐的政教关系也同样尤为重要,任何个人宗教感情的偏好,都可能造严重的后果。

作为执政党和管理者,维护公正,要求我们应在坚持政教分离原则基础上,努力追求政教关系的和谐,实现政教之间的良性互动。多年的实践,我们党也提炼出了一些有效的原则和方式,如:信仰上互相尊重、政治上团结合作;求同存异,和而不同;以及行为上法律至上等。中共把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思想,主张无神论,但并不因此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全体公民,而是赋予公民自主选择信仰宗教的权利,尊重公民的宗教信仰,并在法律上给予有力保护。中共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致力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得到包括信教者在内的全国各族人民的广泛支持。中国是一个世俗国家,实行依法治国方略,法律是国家治理的最高权威,执政党依法执政,政府依法行政,一切社会组织包括宗教组织都须在宪法、法律范围内开展活动,都不能超越法律享有特权。

宗教文化,从其理念形态上讲,包涵着人类普遍性的道德价值准则,有着道德制约、超越力量的功能。在此方面,各宗教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如基督教认为,公义是神的属性,他喜悦公义;伊斯兰教赋予公正极高的地位。《古兰经》中有许多节文提到命人公道和重视公道,如:“安拉命令你们替众人判决的时候要秉公判决。”(《古兰经》,第4章,第58节。)“当你们说话的时候,你们应当公平,即使你们所代证的是你们的亲戚。”(《古兰经》,第6章,第152节。)佛教的公正理念则蕴含在行八正道,破除邪见,行菩萨道,舍己利人,主张因果,止恶扬善,众生平,反对歧视等教理教义中。我们需要做的是汇各方资源,聚全方之力,形成崇尚正义、追求正派、维护规则、遵守秩序、平等待人的社会氛围,使公正这一价值取向成为深入人心的基本价值理念。

其次,包容是宗教关系和睦的基础

我注意到,本次研讨会有一个讨论议题是“宗教交往、信仰认同与社会秩序的构成”。我觉得这一议题的基础似为“包容”。因为包容的基础是尊重和维护公民的权利。包容需要自信。自信才不会浮躁,才不会计较一时之长短,才能宽容他人,才能心平气和地通过讨论协商求同。包容不是回避矛盾,应是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用理性的态度解决矛盾。海纳百川的包容心态是上海的传统。我们应该继承这个传统,宗教事务亦不例外。具体到细节,可以分为三个层面,一是信教群众与不信教群众之间应相互包容;二是信仰不同宗教者之间应相互包容;三是各宗教内部不同教派间也应相互包容。

包容与宽容是佛教、道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的共同主张。道教讲“齐同慈爱、“虚怀若谷;佛经中主张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破除“我执法执;《古兰经》云:对于宗教,绝无强迫;因为正邪确已分明了。2∶ 256),提倡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之间的理解与宽容;耶稣本就是一位非常宽容人的救主,当他为了救赎人类甘愿被钉在十字架上、疼痛难忍的时候,还替世人向天父求情:父啊!宽恕他们罢!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路23∶34

但遗憾的是,也许是由于宗教具有内在的排他性,现实中不包容、不宽容的现象比比皆是。前段时间李向平教授发了条微博,大意是:浙江某教会讲课归来,带回一质疑:信仰者与研究者之间的矛盾!你不信仰,怎能研究宗教?同样,你都信仰了,还有什么好研究?另,每个宗教如都要求其研究者信仰,那就只能研究一种宗教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