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與路德的屬靈操練對基督徒的啟迪

 中國神學研究院                                                     楊慶球 2007/9/12

1. 引言︰孟子與陽明

如果以與孟子的距離來量度宋明各家儒學,陽明算最接近孟子的了。陽明學問的要旨在於「良知」,而良知在用語上由孟子而來。孟子論四端,首次揭開︰「是非之心仁之端也」。從而推出「仁﹑義﹑禮﹑智」四端,確立人的良知有分辨是非的能力。這種能力無須學習即可達到愛親敬兄的道德意識︰「人之所不學而能,其良能也,所不慮而知者,其良知也。孩提之童,無不知愛其親者,及其長也,`無不知敬其兄也。」分辨是非的心,對應該做的事有一個要求,應該的,即是善的,人要去完成;不應該的,即是惡的,人要避開。這種要求的力量,不單提供人的行為方向,更促使善行完成。是非的心是善行的開始,所謂「泉之始然,火之始達」,若能「擴而充之,可以保四海,不能充之,不足以事父母。」整個成德方向在人心中已自形成,人心的良知又會產生一種要求力量,鞭策著我們朝這方向進發,而這種力量是普通性的,即「放諸四海而皆準」。

孟子的思想為「心性論」,著眼點在主體性的「心」。陽明繼承孟子的心性論,與宋儒朱熹等以易傳為主的天道論不同。陽明立說,以「良知」為唯一核心觀念,良知一詞,原指價值意識及作價值判斷的能力而言,屬於道德語言而非認知語言。陸象山提出心即理以別於朱熹的性即理,朱熹認為每一事物都有本身的理,這理是外在於個體的天道和人道,也是外在事物的普遍規範。象山的心是指本心,所言之理是指宇宙的規範與心內意識一致,但意義不清晰。要到陽明才清楚心即理的意義,陽明所說的理,主要指倫理規範,這種規範在人的意識中表現為一種要求。正如孟子所說,「人見孺子之入於井,而生怵惕惻隱之心。」這種惻隱之心對人就是一個要求,它使人產生不安,如果沒有行動跟進,這種不安便會持續下去。在陽明的思想中,道德實踐過程,乃是良知在心內產生的一種作用,這種作用推動人盡孝,盡忠,盡義等行為。因此人的盡孝﹑盡忠﹑盡義等不是從外面去尋索,乃在心中發現︰心即理也。…且如事父,不成去父上求個孝的理;事君,不成去君上求個忠的理;交友治民,不成去友上﹑民上求個信與仁的理;都只在此心,心即理也。

如何去孝順父母,是一種外在的規範,至於由主體所產生的道德意志,是使孝化成行動的力量,它不是對象的存在,而是主體的意識。故心即理是指價值規範()由此心而出,它雖然不等如一個人實踐孝的細則,但並非不相干。它意味著「普遍之理與個體意識的融合。」在這裡我們要把陽明對良知的兩種狀態分別出來︰第一種是本然狀態,如孟子所說的不學而能﹑不慮而知。「凡人之為不善者,至於逆理亂常之極,其本心之良知未有不自知者,但不能致其本然之知。」這種本然之知開始時處於本然(自在)的狀態,並未為主體所自覺意識。先天良知在未致之前尚未轉化為自覺之知,故主體雖有此知,仍不免為惡。第二種是主體自覺的動力,只有通過自覺意識的致良知,才能由暗轉明︰「昏暗之士果能隨事隨物精察此心之天理以致其本然之良知,則雖愚必明。」是以陽明論孟子,認為他所說的性善,「是從本原()上說,然性善之端,須在氣上始見得,若無氣,亦無可見矣。惻隱﹑羞惡﹑辭讓﹑是非即是氣。」所謂氣,是指良知的流行,即良知落在經驗層面的運行及實踐。在這裡,由本然的良知到實踐的良知,有了步驟,也就有了工夫論。這點陽明又比孟子進了一步,開展了他簡易直接的成聖之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