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思想生态中的“大陆新儒家”与“学术神学”

                                              周伟驰(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我的这个题目有点宏观,更多地是我个人的一些观察,因此主观性在所难免。我想要说的是,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的思想生态有了较大的变化。随着中国现代化进程的深入,越来越多的新问题涌现了,引发了人们对问题诊断和解决方法的讨论,思想界出现了百家争鸣的局面,无论在经济学、政治学还是在更基本一些的哲学、宗教领域,都有不同思想倾向和价值立场的思考者形成不同的派别。在这个思想生态中,“大陆新儒家”和“学术神学”是值得我们关注的两个现象。

“思想生态”是一个形象的说法,是说思想界也跟生物界一样,可以形成一种“生态”,其中一个思潮跟别的思潮会有“相生”和“相克”的互动,如果它们能保持一种动态的平衡,则整个系统会进入一种良性循环。相反,如果该系统中某一物种独大,垄断一切,则整个生态会陷入危机和毁灭。比如,无论是在基督教教会还是在极权国家(如纳粹德国、前苏联),当某一种学说被确定为官方意识形态,垄断了真理时,就会导致其他学说和思想的萎缩,直至整个思想生态陷入病态和死亡。

今日中国马克思主义仍旧是官方意识形态,但国家吸取了文革的教训,奉行比较弹性的意识形态政策,同时,全球化过程中管理成本越来越大,因此政府对学理层面的思想和学术争论较为宽容。九十年代中后期以来,随着民族主义、自由主义、新左派、新儒家的淡入,科学主义、存在主义、后学、马克思主义和基督教神学的淡出,中国思想生态有了一些新的变化。我们看到,这些派别相互之间进行激烈的批评,虽然在具体的思想个体那里,会有不同的融合(比如,自由派的新儒家和喜欢传统的自由主义者),但它们总的分野还是比较清楚的。

那么,在这个思想生态中,基督教和儒家如何产生互动呢?在理性和宗教层面,事实如何,以及“应该”如何,都是我们应该思考的。最近几年儒家出现了所谓“大陆新儒家”,基督教方面则有人在“文化基督徒”一名之后,提到“学术神学”。如果我们不追究“大陆新儒家”和“文化基督徒”(与“学术神学家”)的个人信仰及实践,而单纯地从今日中国整个思想生态着眼,关注其思想学术在占有“思想版图”份额上的客观影响,其在思想生态中与他种思潮的生克,则会更清楚地看到儒家传统和基督教传统在中国的排斥、竞争、对话、求共识、融合的种种情况以及可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