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紀念基督教在華傳播二百年會議論文

Abstract

The Spiritual Journey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intellectual Christians

—– Xiaokai Yang』s Case

 

Based on Xiaokai Yang』s testimony, this article will reveal the unique spiritual journey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intellectual Christians. Yang was a Chinese economist, nominated for Nobel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 for two consecutive years before he died in 2004. His testimony indicates three critical steps that lead to Christian faith in China』s science-dominated intellectual context. First step: intellectual curiosity and scientific study of Christianity. Second step: intellectual exploration beyond the scope of rationality. Third step: the spiritual breakthrough that leads to Christian faith.

 

 

中國當代知識分子接受基督教的心路歷程

——從楊小凱的見證談起

 

劉宗坤

 

本文以經濟學家楊小凱為個案分析中國當代知識分子接受基督教的心路歷程。

楊小凱,1948年出生於中國大陸吉林省, 父母為追隨共產黨革命的幹部。十七歲時因寫作《中國向何處去?》被定「反革命罪」,在牢獄和勞改營中度過十年。其間自修數學、英文等學科。出獄後,正值改革開放初期,考入中國社會科學院,攻讀經濟學研究生。八十年代初,楊小凱赴普林斯頓大學攻讀經濟學博士。取得博士學位後,獲澳大利亞莫納什大學教職,並定居澳大利亞。

楊小凱在經濟學理論方面自成 一家,2002年與2003年兩度獲諾貝爾經濟學獎提名。事業有成,卻英年早逝,於2004年去世,時年55歲。楊小凱八十年代開始接觸基督教,並由接觸到接受,由接受到認信,終於晚年受洗。楊小凱信主後所著《我認識基督教的三個過程》,心靈掙扎與理性探索交織,是中國當代知識分子接受基督教的最好見證。從楊小凱的見證,我們可以洞見當代中國知識分子接受基督教所走過的獨特道路。這一道路對於教會宣教,對於理解中國當代知識分子基督教信仰的獨特形態,具有重要意義。

 

第一個階段:以理性審視基督教

 

儘管楊小凱最早接觸基督教是通過監獄中的基督徒難友,但是與基督教發生實質性接觸卻是發生在八十年代來美國以後。這裡有兩方面的因素促成的對基督教的好奇。其一,是基督徒的言傳身教;其二,則是從專業角度產生的對基督教社會功能的好奇。

從第一方面講,基督徒的言行所傳達出的「無緣無故的愛」,令人充滿好奇。共產黨教育宣揚「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但是「無緣無故的愛」卻偏偏發生在基督徒身上。楊小凱對基督教的好奇正是始於基督徒身體力行的「無緣無故的愛」。不過,與教會中的許多類似見證相比,楊小凱在這方面的見證並無獨特之處。

從第二方面講,對基督教的好奇也起於對與本專業有關的知識追求,亦即從本專業角度理性地看待基督教與上帝。楊小凱在見證中講:「我是一個深受理性主義影響的人,總是從理性和社會科學的角度去看待宗教信仰。」《我認識基督教的三個過程》)對於一位經濟學家而言,這種對宗教的理性審視便自然具體到宗教的經濟功能和社會功能。因此,楊小凱接受基督教的第一步,即是從經濟學的角度去瞭解基督教,研究它在社會經濟發展中起的作用,及其本身的運作在經濟上是如何維持的。

這種從專業知識方面對基督教產生的好奇,可謂中國當代知識分子接受基督教的典型開端。這種接受基督教的路徑乃是中國當代精英理性主義文化的獨特產物。它炯異於傳統的基督教傳播方式,諸如通過家庭傳統代代相傳,或通過聽牧師講道或讀《聖經》而認信。職是之故,在由知識好奇而接受基督教過程中所產生的神學理念,也與正統教會的神學理念大異其趣。譬如,楊小凱證明上帝存在的方式完全不同於正統教會神學:「後來我信主了以後,要找上帝存在的證明。上帝存在的最好的證明,一個是教會存在了兩千年,世界上任何一個政治組織,任何一個意識形態,連續不斷地存在兩千年,這是很難找到的。我們也可以說還有別的宗教也存在了很多年,但是,從經濟學的角度來說,在經濟上能夠使一種社會秩序不斷擴張的,只有基督教。」《我認識基督教的三個過程》)這既非本體論證明,也非聖靈論證明,這可謂上帝存在的經濟學證明。

這種始於專業好奇而接受基督教的現象在中國當代知識分子基督徒中頗具代表性。自九十年代起,中國大陸出現的「文化基督徒」走過了幾乎與楊小凱相同的心路歷程。

 

第二個階段:突破對理性的迷信

 

知識必須借助於理性。從專業知識角度對基督教產生的好奇可謂「理性的好奇」。這種「理性的好奇」可以產生兩種不同的結果。一種結果是把理性的功能推向極端,試圖以理性解決所有人類面臨的問題:從社會制度、經濟制度、政治制度、價值體系、知識結構的建立與維持,到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這是對理性的迷信。另一種結果是通過理性認識到理性的局限,看到許多令人類文明得以維繫的傳統並非出自理性,也並非理性可以解釋。

 

對於理性的迷信往往成為中國當代知識分子接受基督教的障礙。理性成為一種捆綁和束縛。楊小凱的智慧在於,通過理性認識到理性的局限,從專業學科的角度揭示出,人類社會的諸多制度並非都是理性的後果,而是從宗教而來。人類社會許多重要現象無法以理性得到解釋。比如說,父母對子女的愛。從經濟學上講,這種愛毫無意義,得不償失。但是,父母對子女的愛並不出於對經濟得失的算計。這種不計較成本與收益的愛完全在理性之外,在人類生活中卻比許多出於理性算計的行為更重要、更根本。

 

在社會制度的宗教淵源方面,楊小凱顯然受到馬克斯·韋伯的影響。這既表現在他對宗教與經濟制度關係的理解方面,也表現在他對英美新教國家憲政體制的仰慕。楊小凱晚年十分注重基督教與憲政制度的關係,並從經濟學入手探討二者的關聯。為何憲政制度在英美澳新等新教國家十分成功,而在天主教和其他宗教傳統的國家卻屢遭挫折?這是楊小凱在晚年試圖回答的問題。楊小凱認為,英美憲政制度之所以能夠得以維繫,與其說是出於人們的理性算計,不如說是出於人們對這種制度的信仰。比如說,在競選中失敗的一方,如果出於理性算計追求利益最大化,就不應該認輸。因為一旦認輸,競選所投入的人力物力皆付諸東流,這並不符合投資的收益原則。所以,許多看似十分理性的制度化的東西,卻無法用理性來解釋。

 

通過理性認識到理性的局限,這是楊小凱的過人之處。這是突破對理性的迷信而走向信仰的重要一步。走到這一步,人們就會對信仰產生敬意。

 

第三個階段:從理性追蹤到認信基督

 

突破對理性的迷信卻並不必然走向認信基督。事實上,在中國當代知識分子中,認識到理性之局限的大有人在,但是認信基督者卻屈指可數。在突破對理性的迷信和確立個體信仰之間,存在著一道必須跨越的門檻。而正是這道門檻令許多人望而卻步。

跨越這道門檻不僅需要過人的理性反省,更需要強烈的個體生存體驗和對靈性生活的追求。社會科學可以幫助人認識到理性的局限,認識到信仰在人類生活中的重要作用。但是,社會科學無法解決個體信仰的問題。歸根到底,信仰是個人的決斷。而最終促使楊小凱做出這種個人決斷的關鍵因素,還在於他自己的人生體驗。用他自己的話說,不只是理性到了盡頭,而是「人到了盡頭」。對於一個已經洞察到理性局限的人而言,理性到了盡頭並不奇怪。而「人到了盡頭」,卻必須絕處逢生,上下求索,尋找新生命。

這是信的開端。到了這一步就不僅是在理性層面上「接受」基督教,而是在屬靈的層面上認信基督。用楊小凱的話講,「要信,就要放棄使個人利益最大化的理性···信是基督教成功的秘訣。如果用實踐去證明死了人可以復活,你怎麼去證明?但是,信的人他在個人的靈上他會經驗到。這又講到了政治制度、社會制度,它是人與人的關係。」「我就從社會科學追究到基督教成功的根本,它就是信。信就不是社會科學,它是非理性的。我信,我是非理性的。」 《我認識基督教的三個過程》)

從楊小凱的見證,我們可以看到,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的理性並不必然成為認信基督的障礙。相反,理性的訓練可以成為認信基督的必要準備。人們借助理性追求真理,不僅是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的真理,而且是信仰的真理。從楊小凱接受基督教並最終認信基督的心路歷程,我們也可以更好地理解中國當代知識分子所做的與基督教有關的研究和著譯工作。大多數從事這類工作的人仍然處於楊小凱所講的第一個階段和第二個階段。但是,楊小凱的見證告訴我們,這是中國當代知識分子接受基督教的兩個關鍵階段。正是這兩個階段為個體認信做了絕好的準備。這對於基督教會在中國當代知識分子中的工作不無啟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